叫我密斯·福莱格·月

CP:羊花|策藏|一总|瓶邪|蔺靖|凌李|荼岩|楼诚|AM|偶尔逛对家。
好脾气话唠黄鸡一只。
耐性不错,半杂食。
饿急了对家清水就是粮(。)
ps:关注我没结果,慎。

【一总】A市刑侦支队日常 (6)

嗯……这个更新感谢@时零宝宝的签绘!她是触手~~~~

然后……童话本惯例小广告……来一本吧真的我还想把最后一个放出来以及宝宝们求REPO啊哭求repo!

最后OOC慎,最近熬夜有点儿凶,29写的时候脑子有点糊涂估计崩得也……(。

--------------------------------------------------------------------------------

26、

不晓得是不是皆城法医长得太好看又或者真壁队长看起来实在太好欺负,这俩人从出警校到现在遇上的打劫份子不太多,倒是图谋不轨的真不少。

对,就是你想的那个图谋不轨。

别看现在真壁队长面对皆城法医跟个抱窝的老母鸡似的护得贼凶,其实皆城法医早些年没受伤那会儿也是能打十个的主。虽然是个指挥系不及真壁队长体能格斗A++,但毕竟警校成绩不能编,更别提那战术成绩三A+还搁那亮晃晃的挂着呢,寻常小贼都轮不到真壁队长出手。

要知道路上小巷子里遇见不怀好意的,当年的真壁副队还会笑嘻嘻的往边上一站,抱着手臂打趣当年的皆城队长一句“这回是找你的”。然后在皆城队长一脸嫌弃的目光里看他冷着脸揪着色狼手腕子一扭一扯,长腿随意一踹就让人跪地下哀嚎好汉饶命再也不敢了。

一般这时候好脾气的皆城队长会十分不爽的揪着人走回警局留案底加批评教育,要是这人眼瘸开口就冲着皆城队长一句美人,基本拘留十五天没跑。

当然这惯例到了后来也还是一样,不过干这活的变成了坚决不让皆城法医有动手机会的真壁队长,还大部分都是拘留。

27、

皆城法医非常、十分、极其的介意别人喊他美人。

他不介意别人夸他好看,但就是很介意别人喊他美人——尤其是用那种九曲十八弯的语气。

第一次被喊的时候皆城法医抱着以人为本的信念把这仇直接记到了警校毕业,那位祸从口出的朋友就读期间没少被皆城法医用智商嘲讽被真壁队长用武力打击,该君舍友曾十分不解的在宽慰自信心饱受打击的同窗时百思不得其解:“你哪里惹到皆城和真壁了,怎么每次训练对上你都不用成绩碾压不开心似的?”

第二次被喊的时候皆城法医还是皆城队长,抱着提高破案效率的目的创造了十分钟击破嫌疑人心理防线的盛况,虽然除了真壁副队没人晓得自家队长为啥破案了进办公室的时候还是一脸寒霜。

第三十次被喊的时候皆城法医依旧活蹦乱跳,但是大约因为被流氓混混动不动就洗礼一遍,一般只抱着心情好就不计较的情况打一顿揪回局里批评教育,当然,这会儿动手一概是真壁队长。

“换你看着咲良被这么喊美人能忍?是个男人都不能忍。”

对被踹下床依旧心有戚戚的真壁队长私底下对着近藤队长如是说,而已婚人士的近藤队长拍了拍真壁队长感同身受。

“我懂。”

28、

讲起来专业,其实皆城法医当年应该是要去抢春日井队长饭碗的,毕竟当年双学位的时候皆城法医精擅的更偏药物和精神研究方向,而且战术3A+这种奇迹不去打打大场面听起来实在是有点浪费。

但是最后之所以干了刑警除了因为老爸是当年的局长以及和真壁队长当年不知道有没有开始的不可描述关系,最重要的原因是……皆城法医,他,怕狗。

然而众所周知,警犬是缉毒大队不可或缺的好伙伴。

春日井队长刚晓得的时候呆愣了半天,他养狗,一只二哈叫巧克力,但是每次见面他真的是从没见过皆城总士同志有任何怕狗的行为。后来认识了怕狗怕到分分钟不顾形象跳到自己身上的来主操,春日井队长觉得皆城法医怕狗这件事可能是个玩笑。

但是来主歪在他那张办公桌上往嘴里丢了颗糖球含含糊糊的给他解释了一长串微表情微动作,然后十分幼齿卖萌无辜的眨了眨眼。

“不然你指望那个面瘫跳起来抱着真壁一骑去?”

……如果你不用这么嘲讽的语气我会相信你是小天使的,来主教授。

还有你到底是哪来的底气嘲讽人家皆城法医的,从下次不要吓得跳我身上开始好吗?

很重。

29、

但是春日井队长真的实在是个幸运……不是S也是A,什么叫想睡觉就有人递枕头,说的就是他。

刑侦支队出了名的忙起来没日没夜,闲起来宛如退休,缉毒大队稍微忙点儿,但也没跑,于是隔壁忙到发疯的其他部门嫉妒得暗搓搓把这帮最近闲出蘑菇的大老爷们送出去搞儿童科普慰问,美其名曰树立警局形象——谁让你们有颜有闲。

巧得很,科普基地最近在搞领养代替购买的公益活动,逃不开的猫猫狗狗。

更惨的是,皆城法医并小总法医春日井队长都分在狗区。

于是春日井队长有幸围观皆城法医被一只跑丢狂吠的小狗吓到面无表情僵硬的立在原地,明明感觉说话都在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手还不自觉往后护着身后拽着他衣角的小总法医。当然,下一秒他就被箭步而来的真壁队长一手抄起小狗一手拉过小总法医的姿势惊到懵,那身姿那熟练——绝对身经百战。

在收到真壁队长温柔目光里的封口含义之后,春日井队长僵硬的笑了笑,然后拽走真壁队长沉痛且审慎的开口。

“一骑,你说美人和狗,哪个对总士杀伤力更大?”

真壁队长歪了歪头,不明所以。

“我看大概是狗。”

近距离围观全程的小总法医在某天被问同样问题的时候如是说。

30、

秋天的时候小总法医搁外头抱了只小猫回来,标准田园三花色,大概是刚出生没多久,一只眼睛还没睁开,缩在小总法医手心里瑟瑟发抖着细细软软的叫。小总法医说是在支队大院儿外边捡到的,昨天下班看它老往路当中跑,怕被车碾到捞了几回可惜没啥成效又不能带回公寓,今天一早看见小家伙在支队门口颤悠悠的走干脆抱回来了。

刑侦支队这个地方一般都是一群糙老爷们,真壁队长这种处女座是特例,下边儿一堆刑警愣是没谁照顾过这么小的猫,小总法医捧着小猫拿棉签小心的给小猫擦没睁开的那只眼睛,来回看了看想起来档案室的羽佐间小姐家里养着猫,于是哒哒哒捧着小猫又跑去档案室。

可巧今天人齐,皆城法医和真壁队长在给兄弟部门调档案,春日井队长在找之前断了的几条线索想让常驻他办公室的来主给分析一下,早上远见小姐惯例捎带羽佐间小姐来上班这会儿还没走。

于是公认比皆城法医活泼的多的小总法医看看一屋子自己人,漂亮的眼珠一转笑得就差没呲出一口白牙,然后乖巧可爱的伸出捧着小猫咪的手冲着皆城法医和真壁队长——

“爸,猫你总不怕了吧?”

TB可能真的没有C了

评论(29)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