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密斯·福莱格·月

CP:羊花|策藏|一总|瓶邪|蔺靖|凌李|荼岩|楼诚|AM|偶尔逛对家。
好脾气话唠黄鸡一只。
耐性不错,半杂食。
饿急了对家清水就是粮(。)
ps:关注我没结果,慎。

【一总】误入世界

之前情绪爆炸的泡罐子梗。

本来不想写出来了,不过想想还是写吧反正是大大的HE,是甜点来着的。

不过……最近情绪运气都还不错,也暂时完全不想这种好状态结束所以……能还原当时情绪激烈下的多少我也不确定。

如果想看我就慢慢写完,如果觉得不适我就硬盘啦。

也是写手挑战的段子,因为不确定成文与否。

以上,下面是试阅。

-----------------------------------------------------------------------------

“踏进那里,我的第一感觉是冷。

在走向那个地方前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为何恒温恒湿的建筑内竟会觉得冷,而见到那个装置我才知道……这或许是生存本能所告知的不寒而栗。

……

我想我见到了天使。

他是那样安静的在血海中沉眠,长发散在血海里也有金色的光。他周身的线像是捆住翅羽的链条,在标本罐一般的装置中也觉得鲜活如生,随时会睁眼挣开困缚,回归天堂。

不对。

他本就是活生生的。”

 

真壁一骑第一次踏进那座被称为先知者岩窟的建筑,站在那个被誉为先知者的人面前时,脑海里浮现的就是这样一段来自不知哪本书的上的文字。身边的引导者还在滔滔不绝各种注意事项,他却半个字都听不进去,他只是仰头看着在那银白色的装置里悬浮着的“先知者”,有一点浑身发冷。

那个人安静的闭着双眼,长发在鲜红的液体里散开,看起来像是被献给神明的祭品。他……应该是他,他很瘦,能透过身上的装置间隙隐约看到肋骨的形状,被囚困在装置内的手指看起来伶仃,腕骨也纤细。他的皮肤很白,若不是来之前就知道这位“先知”的资料,他也许会把他当成栩栩如生的人偶。

先知者……真是贴切的名字。

不知道被这座旧水池囚困的这位先知,是否有一位美丽的十七岁妖精走下台阶,用一场舞换他一个冰冷的亲吻。

“SEIN先生有什么想要问的都可以,上面交代了务必配合您,这次的任务会动用到我们想来十分棘手,我们会全力协助抓捕那个罪犯的。不过……您要注意别靠近‘先知’,他被称之为NICHT,寓意来自虚无的神子,虽然是说是神子,但……SEIN先生!”

NICHT吗?

倒是和自己一样呢。

因为恐惧你的能力,所以是虚无的神子,因为全然的依赖着我的力量,所以被命名做存在,是飘渺的救世主。

真壁想着,无视了那位唧唧歪歪的引导者,长腿一伸几步跨上台阶走到装置前面看着因为是悬浮而比他高了不少的先知柔柔的笑了笑,伸手将自己的手心贴上冰冷的特殊玻璃表面,就像是在和新认识的朋友打招呼。

“真是有缘分啊……你好,NICHT,初次见面,我是SEIN,真壁一骑。”

纯然的安静。

没有人看见被真壁遮挡的位置,先知的手指微微的动了一下。

随后真壁贴着玻璃的手指上冒出细碎的翠绿色结晶,同时整个先知者岩窟警报声骤起,蜂鸣声和凄厉的警铃交替着发出嘶吼,而真壁只是含着笑意看着眼前容颜精致的先知缓缓睁开双眼,姣好的眼部线条内是流动的金色光芒,纤长的睫羽宛如翕动的蝴蝶翅膀。

那双眼中的金色像是熔化的金子,更像是这暗无天日之地的阳光。先知微微眯了下眼,眸子中的金色光芒缓缓淡去,而蝴蝶掀动翅膀,停留在他那双眼上安静的休憩。满室的警报声骤然停息,指尖的结晶化作零星碎屑,真壁甩掉指尖的碎屑,对着惊魂未定的引导者歉意的微笑,然后慢悠悠跨下那台阶,双手插兜闲适的往外走。

“SEIN先生!您没事吧?诶?您去哪——”

真壁停下脚步,回头调皮的眨了眨眼示意对方去看墙上尚未熄灭殆尽的警报灯的光影,然后目光在恢复沉眠的先知身上掠过,再一次迈开脚步,徒留引导者震惊的看着墙面上血红灯光构成的文字进退两难。

“我已经知道我想要知道的了,你们的先知……是个有意思的存在。”

他知道了他想问的,而那位名为NICHT的先知还有个对他额外眷顾的附赠。

真壁踏出先知者岩窟,在阳光下深呼吸,然后回味了一下那警报声蜂鸣声的喧嚣里在他耳边落下宛如冷露冰珠一般削金断玉的好听声音。

那位先知说。

“皆城总士。”

TBC

评论(1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