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密斯·福莱格·月

CP:羊花|策藏|一总|瓶邪|蔺靖|凌李|荼岩|楼诚|AM|偶尔逛对家。
好脾气话唠黄鸡一只。
耐性不错,半杂食。
饿急了对家清水就是粮(。)
ps:关注我没结果,慎。

【一总】日常同居三十题

双十一过了!我又来撒糖了!这次是充满了OOC和私设的糖块……EMMMM……感谢阿绯的各种建议~最终还是只用了切蛋糕啊2333333下次试试用其他的~

好啦,各位吃糖咯~

推荐BGM:妄想感傷代償連盟 ——闇音レンリ

---------------------------------------------------------------------------------

1、相拥入眠

龙宫岛是个四面环海的岛屿,冬天的时候海风刺骨。

万年宅居实验室的皆城研究员还是个一到冬天就手脚冰凉的体质。

但是他的恋人是个一年四季的小火炉。

于是冬天皆城研究员最喜欢的时光就是洗完热水澡钻进恋人怀里,两人拱在一起说话直到不知不觉的睡着。

2、一同外出购物

“总士?”

难得总士有空陪着采购,不过一转眼就没找到人。一骑推着小车来回绕了几圈,无奈的从对方手里抽走那瓶速溶咖啡摆回原位。

“不要妄想偷渡这种东西回家,再喝多咖啡我会很生气。”

随后面对大概表现了委屈的恋人,主厨大人忍不住笑了笑,借着去拿抹茶粉的动作在恋人的脸颊上偷一个吻。

“加班就打电话给我,乐园咖啡不比这个好喝么?”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远见白天丢了一张影碟过来,说是翔子收到的恶作剧,已经教训过那个混蛋了。不过听说恐怖电影是适合情侣看的,不如去和皆城君试试。

于是一骑和总士周末的大晚上一起坐在客厅看恐怖电影。

半小时后总士相当无聊的打了个哈欠,歪在一骑怀里要求关掉电视去睡觉。

“先不论是否存在灵魂这一说法,就算存在按照现有已知的理论来说是做不到能够杀人的。而且光影、道具血浆和剪辑的冲击……真不明白到底为什么会被吓到?战斗力简直不如0.5个Gregory型Festum。”

“……总士,有没有人说过你很能破坏气氛?”

“现在有了。”

4、一方的起床气

皆城研究员睡不够就会脸色很差脾气很臭。

但是通常这时候只要乐园主厨笑眯眯的一个吻就能解决。

哦,一杯热腾腾的黑咖啡也行。

后者能换一声诚恳的道歉,前者能得到一个软萌会撒娇的皆城先生。

可惜的是前者主厨限定。

5、做饭

在家吃饭一般都是那个厨艺值逆天的专业人士做饭,但是总士偶尔也会下厨。

只不过他那个追求精确化的烹饪操作总会换来主厨先生宠溺又好笑的一句不器用。

讲点道理啊做饭真的很难啊那么随意到底怎么能做到那么好吃的?

面对这种疑问主厨先生只是笑着表示熟能生巧。

谁信啊咲良还天天给剑司做饭呢也没你做的好吃啊!

“那大概是天赋,就像不是谁都能和你一样同时看三台显示屏都毫无压力的。”

被含蓄夸了的总士君十分受用的跳过了做饭这个话题。

6、大扫除

“桌子要擦30遍,还有16遍……阿嚏!”

看着阴沉盯着桌面的恋人,一骑一脸无奈的拉着人拽了围裙进房间按在床边坐好。

“容易灰尘过敏就不要碰那些了啊,外面我来,叠衣服被单之类的就靠你了,我相信你的。”

一小时后一骑抱着一堆需要进洗衣机的布料们走进房间的时候,看见的是衣柜里整整齐齐可以拿尺子精准测量平直度的衣物——而且色系完美过渡,每种衣服还都是最合适的叠法。

“等会儿这些洗完了也归你晾哦。”

听说他才是处女座的那个吧?

是说怎么做到这么迅速的叠完放好的?

真壁先生如是腹诽着。

7、浏览过去的相片

“果然不管什么时候你穿正装都好看。”

“我比较好奇你怎么从四六变成的中分。”

“以前头发短会乱翘而已啦……”

“你好像没什么正装的照片啊?”

“还敢说,你自己数数你有几张照片,硕果仅存里面还几乎都是合照。”

“……那不是,条件不允许么……”

“周末去找远见她们出去玩吧?”

“什么?”

“给你多拍几张。”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皆城总士的场合

“总士你再把工作带到床上我真的不介意让你整晚都别睡了。”

“……我马上收拾。”

看着麻溜把资料和PDA全部摞好的总士,一骑揪着恋人的领子交换了个深吻,双双倒进被窝。

真壁一骑的场合

“一骑,切着菜不要回头说话,会切到手。”

被恋人认真严肃的凝视之后,一骑吐了吐舌头缩缩脖子回去继续准备午市的料理。而身后是目睹全程的远见小姐护犊子时间。

“皆城君不要对一骑那么凶。”

安定的认错望天叹气。

所以说就是不公平啊!

↑皆城先生委屈。

9、相隔两地的电话

“你那边天气比较干,要多喝水,不要忙着工作不记得喝水,嘴唇上会有血口子。还有记得按时吃饭,晚上要是加班别喝太多咖啡,不要犯懒记得躺床上睡,趴着对腰椎不好还容易着凉。”

“一骑……我只是出去参加个研讨会很快就回来了,你不用每天照三餐的给我打电话的……”

嘴上说着无奈但其实眼睛里都是温柔和幸福的皆城教授心情愉悦的在入场名单上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在恋人理直气壮的“那怎么行上次我出去比赛你怎么照顾自己的”话语里节节败退,软着声线讨饶。

“好好好我知道了……你自己也是,不能仗着体质好就不注意,受凉了到老有的你苦的。不说了我进会场了,bye。”

精神抖擞意气风发含着柔和笑意的皆城教授大步往会场中心走去,全然忽略了他身后一大票被狗粮喂到撑的可怜同行。

10、早安吻

“早上好总士。”

“嗯……几点了?”

“八点。今天周末,你可以继续睡。”

睁眼就获得了自家亲爱的在额头上一个柔软亲吻的皆城先生在收到补眠许可之后,抿着唇相当纠结的在枕头上蹭了半天,最终决定坐起来开始周末的生活。

没什么比早晨睁眼就看到恋人在身边的感觉更好了。

尤其是在失去过之后。

“你都给了早安吻了,不起来会很浪费。”

“噗……那麻烦你下次晚安吻之后也乖乖睡觉。”

“看我心情。”

11、替对方挑衣服

“咳,总士,领带有点紧……”

转头看了看恋人身上的西装三件套,总士停下了给自己打领带的手,蹲下身在柜子里挑挑拣拣,最后抽出两根领巾。随后打量了一会儿一骑,随手把人梳理整齐的短发换了个造型,接着解开他衬衫的顶扣,将蓝色那条系了个完美的花结塞进领口——颇有一骑年少时分那种不羁的英气。

而乖乖站着被总士收拾停当的一骑看着恋人修长白皙的手指在他自己那条红色领巾上穿梭,抬手拆下那人黑色的皮筋,在桌上的小盒子里摸出根短发带,伸手仔细梳理好了那头长发打了个漂亮的单耳蝴蝶结。酒红色的天鹅绒表面相当衬他的肤色和发色,缀在白西装上还遥遥呼应一下领巾的颜色。

总士侧身整整领口,看着镜子里的发带,笑吟吟的夸一句眼光不错。而被夸的那个看了看一身精致合身的铁灰色西装,眨了眨眼站到总士身边。

“那是,Fashion Leader的家属,多少耳濡目染嘛。”

12、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总士,养只猫吧?”

“怎么突然想要养猫?”

“你出差太频繁,养只像你的让我睹猫思人。”

停下收拾行李的手,总士看着抱着抱枕盘腿坐在他身边的人那双亮晶晶的琥珀色眼睛,低头勾了勾嘴角。

“宠物的话我们家有一只就够了。”

13、一方卧病在床

“还很难受吗?起来喝点粥然后吃药。”

一般不生病的人病起来看着都唬人。比如脑门还贴着冰宝贴的真壁先生现在只能看着恋人不熟练的给他调整背后的枕头,然后靠在床头乖乖喝下恋人喂过来的粥。虽然白粥味道十分不错,但是真壁先生很明显能想象出这人在厨房拿着电子秤和量筒称米倒水的模样,所以喝完粥他还是忍不住微笑。

“病成这样还傻笑什么?”

“没什么,觉得你在身边真好。”

被病歪歪的大型犬从背后熊抱的皆城先生,完全忘记要把手里的空碗先放到床头柜这件事了。

14、午睡

一骑和总士都没有午睡的习惯。

不过总士偶尔会有在休息日的午后晒着太阳看着书最后舒适到睡着的经历。

而一骑大半经历都是在午市结束收拾完东西后靠在落地窗边的椅子上撑着下巴短暂的眯一会儿。

15、帮对方吹头发

“发质真好。”

盯着一骑随手一通乱吹依旧乖乖顺服的贴到耳边的短发,总士一边擦着长发上的水一边羡慕。而吹干头发用手指随便梳了几下的一骑去抽屉里摸出新买的木梳坐到总士身边,制止了某人擦咸菜一样擦头发的举动。

“长头发是要保养的。”

白色毛巾温柔的按压着头发吸收水分,宽齿梳子把被主人粗糙对待的长发梳理得顺滑,吹风机相当有条理的分层分段把长发吹到八分干,然后毛巾再次上场擦掉发尾滴落的水珠。一骑把吹得蓬松的亚麻色长发再梳了一遍,摸到镜子递过去。

“看,不会炸毛吧?”

“……看起来就好麻烦。”

听着嘀咕一骑失笑,明明刚才舒服到快睡着。

“反正你又不赶时间。”

16、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皆城先生是绝对不会承认他看洗完澡光着上半身的就跑出来的真壁先生到心跳加速的。

但是无可否认真壁先生的身材不仅比例无可挑剔,而且肌肉和脂肪的合作也绝对算得上完美无缺——宽肩窄腰大长腿,就差条人鱼线。

不过虽然没有人鱼线,但是真壁先生的腹肌完全不丢人。也不是那种猛男型,穿着衬衫的时候背影甚至偶尔会看起来一吹就倒——当然绝对不要在这种时候想当然的以貌取人就是了。

而且头发上的水滴落到突出的锁骨上,再一路滑下皮肤顺着腹肌清晰的线条被浴巾吸收的场景……实在是性感得要命……

所以到底是怎么做到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啊!

看着自己没有赘肉可惜肌肉线条几乎可算平坦的腹部,皆城先生羡慕嫉妒的调低水温之余,还是相当心虚的抹了抹人中。

17、庆祝某个纪念日

确定关系之前的2月14日,皆城先生躲在实验室里吭哧吭哧的鼓捣了好久才做出一盒精致的巧克力。包好彩纸打好丝带,确认完美之后才偷偷摸摸藏进包包里往乐园进发……然后愣是站在门口没推门。

主厨先生的吧台上叠了一堆的巧克力,而且正在微笑收下一盒然后随手叠上去。

“总士前辈?来吃饭吗?怎么不进去。”

“啊?啊……”

抬手给零央开了门,皆城先生坐在主厨给他预留的老位置,难得一杯咖啡喝到主厨先生下班——期间目睹那座礼物塔又升高扩大好几层。

“这些,你怎么带回去?”

“啊?我以为堆在那里就不会有人送了啊!要不是沟口叔说我根本不知道今天是情人节。”

困扰的看着花花绿绿的巧克力,被用各种理由送过来也完全不考虑他要怎么处理啊……主厨先生相当无奈的趴在吧台上,歪着看皆城先生,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坐起来在柜子里掏半天。

“你在找什么?”

“给你的。”

笑眯眯的把一小盒巧克力放到皆城先生面前,主厨先生看起来难得的有点骄傲。

“做巧克力蛋糕的时候偷偷弄的,黑巧克力,没那么甜。”

皆城先生盯着那盒巧克力好久,叹了口气从包里摸出他折腾半天的成品,红着耳朵塞给主厨先生。

“我是不会在一个月后回礼的……”

18、接对方回家

对于做事相当细致的总士来说,被意外的大雨困住这件事基本是不会发生的,先不说他会定时看天气预报,在研究所常备一把伞就杜绝了这样的可能。而通常情况下一骑也不会,一来是店里面会有租借给客人们的伞,二来楼上有休息室,实在回不去还可以将就一晚。

不过今天就比较麻烦了,并没有可以让他暂时用的伞,冒雨跑回去的话很失礼不说,一定会被总士念到头疼的。

但坐在窗边的一骑也没有很着急,因为他看见有个熟悉的影子正在往他这里过来,而很快乐园门上的风铃声响起,总士撑着一把大伞站在门口等着他锁门下班。

“就知道你没带伞。快走吧,今天是远见医生第一次来家里,已经打电话让真壁叔叔慢点回去了。”

“都说是家里了,什么时候也改口叫爸爸啊……”

飞快的锁门钻到伞下,一骑相当顺手的搂住总士的肩膀杜绝这人半个肩膀落进大雨里的可能,一并走进铺天盖地的大雨里。

19、离家出走

下午的时候剑司一脸头疼的走进总士的办公室,对着埋首一堆病例的好友兼同事诉苦。

“我们家那个兔崽子居然学会离家出走了啊!你们家小操不也是挺调皮的吗你怎么做到让他面对你们都乖乖听话的啊?”

捏着钢笔飞快的写着病理分析,皆城医生头也不抬地用左手小指标明他手机的方向。

“一骑的手机号你记得,自己打电话去问。”

被噎了一口气的剑司盯了半天,确定眼前已经开始打手术小结的人不会理他,认命的拿着这人的手机按下数字,随后被秒接的速度和听起来就像是跟手机主人一样敷衍的语气又噎了一下。

“总士,怎么了。”

“咳,一骑啊,我是剑司……”

“总士怎么了吗?”

“我没事,他家儿子离家出走,我让他打给你问问情况。”

“总士……我是刑警啊……”

剑司目瞪口呆听着手机对面语气骤然从习以为常到紧张着急到无奈宠溺的声音,感觉自己在承受了自家兔崽子离家出走的同时又被塞了一口狗粮。而他在听到好友相当淡定的让一个刑警关注一下的时候很认真的担心了一把是不是会发展成刑事案件。

当然更吓人的是他挂了电话没多久一骑就打回来了。

“总士你真的不打算跳槽来我这吗?小操刚才来信息说他俩在一起,让剑司别担心了。”

近藤医生十分认真地打算回家和媳妇儿商量下好好揍一顿兔崽子来安抚他受伤的心。

20、一个惊喜

在一起第三年的时候,一骑的花圃里那棵红色最正的奥斯汀终于开花了。

在一起第五年的时候,总士收到了一本巴赫作品集的曲谱。

在一起第七年的时候,一骑获得了一棵十八学士,打了丝带的那种。

在一起第九年的时候,总士和一骑领养了一个可爱的孩子过上了一家三口的生活。

我偶然存在于这里,身边就有了你。

你就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惊喜。

21、看星星

去研究所送个外卖和总士一道在沙滩上散个步吃个饭看个星星对一骑来说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不过偶尔也会有点不一样的情况发生。

“一直盯着我做什么?”

察觉到恋人专注的视线,总士茫然的转头,就看见一骑不知道什么时候蹭到贴着他手臂的距离,而且看到他转过来笑得相当开心。

“看星星。”

这样说着的一骑,欠身亲吻了总士的眼睛。

亲吻了那双眼睛里的大海和星辰。

22、一场飞来横祸

皆城总士从来没有这样痛恨过自己的反射神经不够出众这件事。

同样也从没有如此的痛恨恋人的反应这样的快。

那辆失控的车闯上人行道的时候,只能眼睁睁看着一骑推开他然后自己被撞到。

搂抱着半身鲜血的恋人的时候,什么冷静理智专业素养全都抛去天外,即使是被誉为最优秀的外科医生,在此刻也没办法做到判断伤势紧急处理。

他连手都在发抖。

一骑昏迷前还安慰他说他的手能救万千病人,可不能有闪失。

但他现在相当自私地希望此时人事不知的是他自己。

那些陌生人与他何干?能救多少人他根本不在乎。

你舍不得我我就能舍得你了吗?

23、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所以这就是你要和我分开的理由?”

表情相当不够隐忍不够压抑不够愤怒。

“对不起……我的家族需要继承人。”

脸上宛如刷了浆糊一样的标准面瘫。

“好,那么我们也就到此为止。”

大哥,是不得不和你的挚爱分手,要不要这么潇洒?

“卡!我说你们俩怎么回事?说好的双视帝呢?这场已经NG十八遍了!对得起你们俩之前所有一条过的镜头吗?”

两位视帝对看一眼,对着发飙的导演无奈地垮了肩膀。

“导演,我们俩真的体会不到这是个什么感觉啊……”

指望两个热恋期的人去感受因为孩子分开这种事实在是太强人所难了点。

而且就算有这种事,他俩也谁都不会作出这种选择。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难得下了一场足以让人寸步难行的大雪,电视里循环着暴雪预警和停课放假通知。皆城教授和真壁先生难得有一个可以在家无所事事的短暂假期。

鉴于真壁先生的职业,储备粮和水之类的暂时不用担心,但是刚才电视机突然黑屏昭示着断电的这个事实让他有点头疼,毕竟他家亲爱的皆城教授人生爱好之一是看书而且相当怕冷……

端着热咖啡出去的时候被对方看见蹙眉的样子,那个缩在毛毯里的人伸手让他过去,然后相当淡定的晃了晃手机。

“不用担心,刚才有收到通知,天黑前就能够修好……所以不如想想晚上吃什么,主厨先生?”

忍不住微笑起来,从善如流的拱进毛毯和恋人挤在一起,真壁先生语气不无遗憾。

“是吗?真可惜,本来还想来个烛光晚餐的。”

“你可以选择关灯。”

25、喝醉

作为外科医生因此很少喝酒,通常在无法拒绝的场合一直都是一骑替总士挡酒。

而作为刑警的一骑,在各种场合下磨炼出的酒量也相当不错。

换而言之,总士很少见一骑喝醉过。

所以接到一骑同事打来的电话时刚下班的皆城医生衣服都没换,脱了白大褂抄起手机钱包就打车往出赶。

接过被架着的人,总士道谢之余顺便问了问原因,得到的回答是破了个大案的庆功宴,所以大家都可劲的灌他,而且似乎一骑心情并不太好——言下之意有点借酒消愁的意味。不过一骑尚且还能自己走路,所以总士也就打算扶着他走几步醒醒酒再说。

“你啊,喝那么多,明天头疼死你。”

“总士……”

“嗯?”

骤然被醉鬼抱紧了腰,总士看着也不管是在大街上就把脑袋埋在他肩膀上蹭的一骑无奈叹气,刚想把人拉开点去拦车就被一骑含含糊糊撒娇一样的咕哝惊得僵在原地,任由对方整个人都抱上来。

“总士……喜欢你……最喜欢你……”

哪有在这种情况下告白的……

虽然腹诽着,但是手上还是仔细给一骑盖好了外套免得着凉,不过醉鬼似乎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不得到答案不罢休似的翻来覆去的嘀嘀咕咕。

“好啦,知道了……”

哭笑不得的皆城医生摸了摸鼻子,白皙的脸颊像是被酒气熏蒸,也慢慢地泛上一层薄红。

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11号说一件事,1号去做。谁是11号?”

抽到国王牌的织姬撑着下颌,目光扫了扫投降一般举起11号牌的一骑,然后目光意味深长的扫过另一边努力降低存在感的亲舅舅。

“不许放水哦一骑。”

“那1号是女性的话就穿男装,男性的话穿女装可——”

被点名的那个挠了挠头发,支支吾吾半天才从各种已有的惩罚里挑了个不那么过分的。结果话没说完就被飞来的枕头正中红心,而一片起哄声里,总士腿上那张1号牌实在是相当的引人注目,比那更瞩目的是总士那个大概交织了生无可恋和羞愤欲死的精彩表情。

至于运动神经那么出众的一骑为什么没能躲开那个枕头……

谁知道呢。

27、穿错衣服

不存在的。

处女座和学者属性的组合,穿错衣服这种事发生了也多半是情趣。

就算真的穿错了,按照这两人身高体型相若的情况来看。

一大半都会变成秀恩爱。

绝对。

28、一方受轻伤

“嘶……”

“怎么了?”

“削苹果不小心——一骑!”

指节上的伤口被恋人含住吮吸,随着舌尖舔舐过传来刺痛和一点麻——感觉像是被传说中的吸血鬼吸了伤口的血一样……

总士在心里唾弃自己意志不坚定想得有点多之后发现那个人舔着伤口的动作好像真的有点不对,于是赶紧不自然的把手抽开转身去找OK绷。

“呃,酒精棉花在哪里来着……”

同手同脚了啊总士……耳朵也红得像煮熟的虾子呢。

摇了摇头,弯腰从柜子里抽出医药箱追上去的一骑心情愉悦到想哼个歌。

29、意外的求婚

“寿星最大,你们俩快点!”

这个蛋糕也是我做的好吗?切自己做的蛋糕到底会有什么奇怪的成就感啊……

↑主厨先生撇撇嘴相当不解。

不过完全没办法违抗真矢女王要在她生日当天表演一起切蛋糕的要求,一骑只能乖乖虚拢着总士的手握着切蛋糕的刀,后者则狠狠瞪了一眼看热闹不嫌事大放起了结婚进行曲的来主操同学。

“一骑?”

打着“反正就是切个蛋糕的事儿”的总士先生,在“乖巧”地切完蛋糕帮着分完之后发现一骑还捏着那把切蛋糕的刀不晓得在沉思些什么,于是走过去打算把属于他的那块蛋糕递过去。

“结婚蛋糕都切了啊……总士,不如我们去领证吧?”

“你在说什么啊!”

被惯来稳重的指挥官相当罕见的大声说话而吸引过目光的大部分人看到的就是总士通红着脸,差点把手里的那一小碟蛋糕糊到他们的前ACE脸上去。还有一骑像是刚回神,对着总士磕磕绊绊的道歉,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的样子。而小女神甲洋和来主操则在一边笑得相当幸灾乐祸。

低估你了一骑,给我道歉啊混蛋!

↑恰好走过那两人身后听见全文的真矢小姐含着微笑咬牙切齿的发誓明年生日绝对要让这两个人女仆装兔女郎和高叉旗袍轮流穿给她看!

30、滚床单

主厨大人举着惯用的陶瓷刀微笑着表示这种事情你不需要知道。

然后随手往沉迷学术研究的研究员先生背后塞了个看起来就很软很舒服的大靠垫。

喂喂喂,暴露了啊主厨先生。

END

评论(3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