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密斯·福莱格·月

CP:羊花|策藏|一总|瓶邪|蔺靖|凌李|荼岩|楼诚|AM|偶尔逛对家。
好脾气话唠黄鸡一只。
耐性不错,半杂食。
饿急了对家清水就是粮(。)
ps:关注我没结果,慎。

【一总】红色

时间:世界和平大团圆HE

年龄:24X24

BGM:如寄

日本那边本命年具体什么说法不太清楚,反正估计有也和国内不一样。
以及玩了个很本土的梗不晓得你们有没有看出来。
-----------------------------------------------------------------------------

“总士!等等!”

穿好了鞋正打算出门的总士听见恋人的声音伴随着急急从楼上下来的脚步声时不解的转头去看,却冷不防在对方明亮的笑容下被一团毛乎乎的东西套了个正着。

“外面在下雪,风衣领子不够高,会冷。”

被惊得不自觉地缩了下肩膀,总士皱着眉正想和对方说下次不要这样突然袭击,但是恋人的笑容实在是温暖又好看,而毛乎乎的围巾确实填补了颈项部位的空落感。于是总士半点也发不出脾气来,叹了口气捏起围巾看了看:是质量很好的羊绒围巾,只是……

“为什么是红色?”

咖啡色风衣搭浅茶色毛衣怎么也看起来不适合一条红艳艳的围巾吧?

“因为已经是新的一年了,今年总士二十四岁,本命年要穿红色,所以不许摘。反正实验室的恒温也没多暖和吧?”

本命年……?好像是要穿红色……但是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吗?前战斗指挥官优秀的大脑迅速的把有关讯息过了一遍,虽然没想出来不许摘围巾的必然联系,不过却也很明白一骑希望他这一年平安顺利的希望。无奈地想大概是战时的经历让一骑现在什么迷信活动都要试试,心里却熨帖舒适,他的恋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耿直得可爱。

“那你呢?今年你也是二十四岁吧?”

“这里啦。”

像是献宝一般,一骑偏过头给总士看他扎起来的头发,那一节短短的小尾巴上绑着和他的围巾同样红艳艳的头绳,还打了个颇好看的单耳蝴蝶结。事实上确实和一骑肤色挺相称的,只不过红头绳么……

“噗……”

“总士?你在笑什么?”

“不,没什么。”

“绝对有,到底在笑什么?”

“真的没有,我要迟到了,走了。”

笑着开门闪身出门,总士站在院子里看着天上纷纷扬扬的雪花又看看自己的红围巾,满含着温柔的笑意呼出一口白雾,撑起伞往研究所去了。

希望那个笨蛋出门的时候记得打伞才好。

 

“那个,一般本命年要送别人些什么?”

陈晶晶有些呆愣地看着总士在休息时端着便当做到她身边,结果开口就是问本命年的事情,实在有些不解的茫然。然后后知后觉起来岛上的几位英雄都到了本命年了,不过……总士看起来并不像会特意准备不属于岛上的习俗的才对?

“咳,因为是你家乡的传统,所以想问一下,系统里的资料并不齐全。”

“哦,一般,都会送什么红内裤红腰带之类吧,不过我们那时候送红绳比较多一些,毕竟穿戴方便,因为红绳是要带到新的一年,不可以取下来的。”

“不可以取下来吗?难怪……”

“什么?”

“啊,不,没什么了,十分感谢。”

“总士君是要送给重要的人吧?等会儿我给你写个教程,亲手做的话会更有意义哦。”

看着愣了一下对她说着“那就麻烦了”的总士,陈晶晶忍不住笑得促狭,眼前这位冷静果决的战斗指挥官、优秀专业的研究员害羞得耳朵微红的样子可不多见。而且今天一直带着红围巾呢……

啊,说不定是一骑君送的吧?

 

“一骑。”

“诶?总士?怎么今天这么早下班?”

乐园的主厨先生正在收拾后厨,琢磨着今晚要不要做点小点心给总士当夜宵的时候就听见了恋人的声音,回头询问时就见那人大步走过来,对着他看了半天之后撑着吧台伸手把他那根红色头绳给摘了,又拉着他的左手迅速系了个什么上去。

一骑正想开口问,却眼尖地看见了手腕上系上的红绳里缠着的几缕浅亚麻色,于是他也不问了,低头慢悠悠地擦起了手上残余的水珠,随后在恋人看到他没什么反应而忐忑地用手指勾白大褂的衣角时迅速伸手勾住对方的后颈,凑上去交换了一个甜美的亲吻。

餐厅里早就没有了客人,灯光关了大半只剩下吧台的那一排,暖而昏沉地照着整个乐园,而落地窗外洁白的积雪在路灯下反射着微微雪光,好像世界都寂静下来,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一骑看着总士因为无措而睁大的眼睛,心满意足地占够了便宜把人松开,十分欠揍地抬起左手晃晃,腕子上红绳缀着绿色水晶的星星闪烁着细碎的光。他忽然笑起来,笑得眼睛里也是细碎的光,他猜总士一定是花了很多心思,一做好就跑来找他了,连白大褂都忘了脱。

“谢谢总士,我会一直带着,明年之前都不会摘下来。”

“……随你。”

年轻的前指挥官又一次被笑没了火气,别别扭扭地扭过头去,长发下白皙的颈上一抹可疑的浅粉。

“好啦,我们回家吧。”

主厨先生摘了围裙挂好,给恋人整理了围巾,牵着恋人微凉的手揣进兜里关门落锁,肩并肩走进大雪里。

“撑伞。”

“不要,就一会儿,不会着凉的。”

总士不解地看着一骑,而一骑只是笑而不语,直到他们走过不长的距离,能够看到家的位置,总士才发现恋人的目光落在自己的头发上很久了。

“我头发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明天早上给你煮红豆沙怎么样。”

“又有什么说法?”

“我想煮而已。”

哪有什么想法,只是觉得牵着你的手一路走到霜雪满头,觉得很幸福想要庆祝,庆祝你在我身边这件事。

仅此而已。

 

至于后来总士手上也多了一根红绳那就是后话了。

所有人都很好奇什么时候总士也会带这种东西了但是得不到答案,时间久了之后也只记得那个总士不离身的红绳里掺着一点黑色,缀着黄水晶做的小月亮。

而那根红绳出现在总士手腕上的那个晚上,繁星璀璨,月光皎洁。

END

-----------------------------------------------------------------------------

这文在我电脑里叫做:劝你善良。

是的,同好们劝我善良。本来我是准备搞事了,但是今天和零零,凛还有椰子面基,玩得超级开心,都是大美人唱歌还特好听并且聊着聊着就笑出了腹肌所以我还是决定善良了。

不过以后就糖刀不定更新随缘,我和法芙娜分手了,对于前男友emmmmm……随缘吧,这糖且吃且珍惜。

顺便一说红围巾的梗想了有几天了,不过红绳倒是今晚突发奇想,至于BGM,别问我怎么听这种歌写糖的我也不知道。

评论(2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