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密斯·福莱格·月

CP:羊花|策藏|一总|瓶邪|蔺靖|凌李|荼岩|楼诚|AM|偶尔逛对家。
好脾气话唠黄鸡一只。
耐性不错,半杂食。
饿急了对家清水就是粮(。)
ps:关注我没结果,慎。

【一总】荆棘天使 (2)

天知道我在写什么……随便BB,看着玩吧别当真……

光の降る森真挺适合当这个的BGM啊……

-------------------------------------------------------------------------------

8、

伊塔公国是信奉神明的国家。

像许多国家一样,他们对天使许以尊崇,对恶魔恐惧而厌恶。自然而然就会有神官、祭司一类的圣职。圣骑士是甚至是甚于骑士长的重要职位,它不仅拥有对骑士的一切要求,更重要的是,它算是半个圣职。

要成为圣骑士,就要能够拔出供奉于神坛的那把圣剑,能够拔出最多部分的那位,就将成为下一位圣骑士的人选。而今天一骑和许多通过选拔的年轻骑士,一同参与了这场选拔——这让当妈似的守了人家十几年的总士不免有点紧张。

其实一骑的顺位并不太好,他在抽签中相当幸运E地成为了最后一个尝试的人,而根据往届选拔,最后一个通常并不会出彩。

但是总士没想到他随口一句的祝福居然有这么大的效果。

他甚至怀疑是不是因为他放任一骑和天使们走得太近而影响了他的命数。

因为一骑将那把圣剑。

完完整整地。

从石头里拔出来了。

……他的上帝啊!

9、

其实一骑拔出圣剑的时候也傻了。

毕竟他以为那把剑一定非常难拔所以用了力气,但是过于轻巧的过程让他差点儿从祭台上摔下去——要是就这么摔死了就太对不起总士了。

然后让他更发傻的事情发生了。

那把看起来和锈蚀了的废铁差不多的圣剑,因为他下意识腾身拄地的动作戳进地面,随后那些锈蚀的外壳随着他的用力而纷纷崩裂碎落,露出里面雪亮锋锐的银白色剑刃和剑柄上极美丽的蓝色花纹。

这是伊塔公国建国以来,第一次有人拔出了圣剑,也是第一次,圣剑在骑士手中展现了它在传说里才会出现的模样。

“命定之人。”

一骑隐约听见大祭司和大神官颤抖的声音。

但他却觉得很不舒服,握着圣剑的右手窜起滚烫的热度,那火一直灼烧到眼睛里,烫得他浑身发疼。他站起来,想转身和大神官大祭司与观礼的国王请辞,但他开不了口,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抬起左手想要像他曾经每一次拂过他的佩剑一样,拂过那把圣剑。

“一骑!住手!”

谁在叫我?

一骑茫然地抬起眼,看见一道金色的身影冲着他飞过来,即将触碰圣剑的手指顿了顿,随后被一个拥抱撞得一个踉跄,微微仰着头看着碧蓝如洗的天空失去了意识。

他从来不知道他的天使也能喊得破了音。

“总……士……”

10、

“总士,跟我走吗?”

“总士,辛苦啦~”

“初次见面,我是你未来的伙伴,总士。”

KAZUKI……

困扰地揉了揉耳朵,总士一手攥着一骑的手,一边神色复杂地观察那个尚在沉睡之中的少年。

伊塔公国的圣剑,根本不是什么圣剑,而是他那个不知道跑去什么鬼地方逍遥的挚友,杀戮天使往昔征战四方封印罪恶所佩的武器,是他最心爱的一把剑——他们曾并肩战斗过无数次,他熟悉那把剑就像KAZUKI熟悉他的法典一样。

那是属于杀戮天使的武器。

理论上已经认主的剑,只有杀戮天使本人能够解封。

然而今天一骑做到了,而且总士不得不承认,他抬手拂剑的模样和那双在阳光下耀眼得近乎纯金色的眼瞳,实在太像太像那个与他相伴了无数年头的挚友,所以他才会在那一刻恐惧到心胆俱裂。

变成人类的天使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不能受伤。

一旦受伤,就会陷入永恒的死亡,连转生的机会都不会有。

但是一骑不可能是KAZUKI。

他是从小看着一骑长到这么大的,一骑受过伤,他不可能曾是天使。

总士叹了口气,看着窗帘缝隙里漏进来的阳光扬起了一边的翅膀,雪白的羽翼为少年遮挡去阳光。

希望那把剑的变化只是因为感受到了他的气息。

11、

骑士永远逃不开征战。

一骑觉得他早就该知道这一点,就算他是伊塔公国史上最年轻的圣骑士,就算他现在其实还没有进行加冕。

出征的这一天总士依旧没有去送他。

又或许其实总士一直在他身边,而他再也看不到他的天使了。

那天他从昏迷中醒来,整个房间里唯一清醒的除了他之外只有远见家那只安静的绿裙子天使——总士似乎是累了,趴在他的枕头上和远见一样睡得正香。翔子绕着一骑飞了一圈,然后坐在他的肩膀上有些欲言又止。

最后翔子只是叹了口气,努力用微笑的模样和他说醒的太晚了,错过了天使长大人的英姿。

他明白翔子不是在玩笑,只是翔子不能对他明说。

圣剑第一次沾血是他亲手刺伤了想要抢夺一个孩子的罪犯,他单手抱着孩子交还给哭泣的母亲,却在转头看到了他的天使紧皱的眉,比起当年他能够看见所有天使的时候,还要严肃;第二次是他从强盗手中保护了一个商人,他认认真真的擦拭干净了圣剑的血,可他的天使神色却并不好看;第三次,是小股的敌军,那是他第一次夺走一个人的生命,在他蜷缩在房间里干呕的时候,一贯陪伴着他的天使却头一次失去了踪迹——尽管第二天他好好地躺在他的床上,床头的蜂蜜柠檬水尚且温热。

一骑是个足够强大,且宽容仁慈的骑士,他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但其实也许总士只是不想看他沾染血腥。

后来他没再见过他的天使,而他任性地跑去神殿看着芹近乎哀求地呼唤着乙姬,求她告诉自己总士的下落也毫无所得,他甚至没能见到这人间总士唯一的亲人。最后还是看不下去的芹柔声地呼唤着她的守护天使才换来了一点点的回应,而那份回应是另一只他素未谋面的天使,说乙姬回去述职了。

他知道不是的。

尚未加冕的圣骑士在出征前于晨风中回望,红色的披风在风中猎猎作响,曦光柔和了少年的眉目,却没能遮掩掉那一点失落。

总士,你不要我了吗?

12、

你不该这么早回来。

总士站在仍旧悠闲地纺织着命运之书的大侄女身边,看着生命之水在她手下一丝一缕变成书页才觉得自己的心能够稍微平静一些。他也知道他不该那么早回来,甚至不应该站在这里,但他真的有些乱。

守护天使几乎一直都会是那十五公分的样子,但是那一天他分明能像现在这样拥抱着一骑,用自己的羽翼为他遮挡阳光,直到一骑醒来。他虽然用术法抹去了所有人的记忆,但是很明显,他甚至能在普通人类面前显出身形。

而且那个人实在和KAZUKI太像了,像到他见到那把剑沾染血迹就心神不宁,就仿佛见到了当年和他共守第五天的KAZUKI;但那双眼里溅了血迹的时候,像KAZUKI离开第五天的时候,眼睛里沾染着红,伸着手问他要不要跟他走。

“他要出征了,你不去陪他吗?”

他的小侄女轻快地问着,像是在说什么无关的事,而他忽然心头一跳,凝视着侄女白皙的手沉默许久。

“他是不是KAZUKI?”

神女轻声笑起来,像是天界的铃铛花在风中轻摇,她暂时停下了纺织,伸手撩起生命之水,那水滴成串从她指尖滴落下来,折射出五彩的光,而她歪着头打量了一会儿总士,眼眸里闪过和乙姬一样狡黠的光。

“第五天从来都是两个天使掌管的,这是你的命运,同样也是他的。遵循命运吧,你的心会为你指明方向,总士。”

13、

一骑不知道原来巫师能做的不仅仅是祈祷与保护,还有血腥的杀戮。

破败的村庄尚且飘散着浓浓的黑烟,遍地的尸首和血迹让所有的骑士都觉得愤怒与心寒,他们打退了劫掠村庄的土匪,但是他们却在女巫的狞笑下节节败退。黑魔法的光看起来冰冷而不详,随着黑魔法穿透了骑士的身体,就有他们忠诚而勇敢的同伴失去生命。

那女巫的魔法太过强大,甚至连守护天使的结界都无法保护他们守护的人类。一骑看见甲洋家那个活泼过头的小天使蔫蔫地落在甲洋的肩膀上,而下一刻他的朋友腰上就出现了狰狞的血色,他咬着牙发出悲痛的嘶吼,仗着唯一能够抵御黑魔法的圣剑,近乎麻木地一次又一次挥开那不详的黑色光芒,直到他用剑刃抵挡住黑魔法,而弩箭锋利的箭头正精准无误地冲向他的心脏——

哗啦。

他听见什么展开的声音。

面前的女巫露出惊讶的神色,而他的面前缓缓地飘落一枚雪白的羽毛。

一骑顾不得危险回头去看,速度快得他差点把自己的脖子扯断,而他清楚地看到一位天使守在他背后的位置,白皙修长的手五指伸开,那支冷箭便乖乖停在他身前,接着随着他随意一甩落到地上,而余光里那位天使有着月光凝成的美丽长发,身前隐约浮着一本打开的法典。

年轻的圣骑士几乎要落下泪来,他闭了闭眼睛,然后握紧手中的剑,像是握住了填满他心上空缺的一切。

他手持圣剑向着女巫冲去,一往无前,无所顾忌,鲜红的披风退却了沉重的血色,像是恣意燃烧的火焰,能够烧尽一切黑暗与冰冷。而身后在风中飘散的低声吟唱里,有他此生最深沉的信任,是他此生最坚定的忠诚。

银剑上迸出耀眼的金色光芒,阳光于剑尖凝出最圣洁的祈祷——

14、

“总士——”

差点被穿着银甲的人类扑倒,周身圣光的天使长险些没抓牢自己手里的法典,威严气场可能都没能保持住三秒。总士挥挥手收起自己的法典,伸手环住抱着自己快哭出来的人类,他是直接飞下来的,还以为会变成那个十五公分的样子呢,没想到甚至保留了他作为天使长时候的力量,虽然甚至不到十分之一。

“行了,大庭广众的,想被当成疯子吗?”

“反正刚和女巫打了一架,我有充足的理由发疯。”

哭笑不得的大天使叹了口气,没忍住揪了揪人类的脸皮,这个人类实在是个奇迹,不论是发生在他们之间各种打破守则的事还是刚才持剑战斗时几乎和KAZUKI重叠的模样。于是一贯严肃守则的总士也难得起了点逗逗小家伙的心思,佯作生气地挥了挥翅膀,巨大洁白的羽翼掀动气流带出一阵风,感觉起来有点儿凉飕飕的忐忑。

“还说呢!我要是迟来一步你是不是准备去拼命?我就上去述个职你就能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现在知道过来撒娇了,早干什么去了?”

一骑缩了缩脖子,仰着头讨嫌地冲着总士笑,奈何打定主意给他个教训的大天使面无表情地揪住人类的领子,作势要把人丢出去,把好好一个圣骑士吓得伸手抓住自家守护天使的翅膀死不撒手,毫无形象地讨饶。

“总士我错了不要丢我出去——”

“噗。”

还是没绷住,刚才还一脸比一骑当时不好好上礼仪课更可怕神色的总士一下笑出声,他动了动翅膀甩开一骑的爪子,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低头在人类的额头上落下一个温柔的轻吻。而一骑脑子一瞬间一片空白,只怔怔地看着他的天使用那对漂亮的翅膀守护一般包裹住他,阳光穿透云层随着天使滑落的发丝落到他的眼睛里,而天使眼睛里灰紫色的耀目星空遮蔽了阳光,直到将他吞噬殆尽……

他想他会永远记得落在他额上温凉柔软的这个吻。




TB依旧不知道有没有C反正我真的不善良还想爬墙


评论(2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