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密斯·福莱格·月

CP:羊花|策藏|一总|瓶邪|蔺靖|凌李|荼岩|楼诚|AM|偶尔逛对家。
好脾气话唠黄鸡一只。
耐性不错,半杂食。
饿急了对家清水就是粮(。)
ps:关注我没结果,慎。

【一总】荆棘天使(3)

算了改成恶搞TAG吧……我可能真的要变成梗源梅林了2333333333女装大佬出没,对就是女装大佬梅子来的23333333333

终于表白了,瞎写写,运气好5就完结了。(怎么觉得内容情绪变化如躁郁症?)

OOC OOC OOC

-------------------------------------------------------------------------------

15、

出乎总士的意料,这一次的伤亡并不如他从空中看到的那样严重,事实上随着他的吟唱,法典上的圣光轻而易举地祛除了骑士们伤口上持续吞噬着生命力的不详之气,从而大部分一息尚存的骑士都还有机会获得救治。

当然总士并没有现身。

事实上,刚刚才姿势怪异地在半空拥抱着什么的圣骑士殿下在众人一脸见鬼了夭寿了是不是刚选出来的圣骑士又要再选一次的目光里被雷劈了一样抖了抖,松了剑蹲下来抹脸,顺便在总士安静的嘲笑里深思熟虑了半晌才开始猴子一样在自己的盔甲里摸摸摸,最后伸手捡起地上他的天使刚落下的羽毛。

好吧,总士承认可能只有他那大侄女才知道为什么他的羽毛能够在众人眼里出现。

圣骑士殿下一脸正直的又过了一遍电,随后虔诚肃穆地感谢了他的护身符使他成功的在女巫的诅咒中获得了清醒,只是发了会儿疯而不是大开杀戒。然后他宣称这羽毛护身符是他年幼时天使赠予的祝福,于是走上去为尚在黑魔法笼罩下的骑士们祈祷。

很显然实际完成这件事的是曾经掌管第五天的天使长,皆城总士先生。

并且大天使先生在念着祝祷的时候很好奇眼前这位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圣骑士殿下到底是怎么能捏着他刚掉的羽毛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编出看起来这么合情合理的借口?而且这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演技简直让人觉得他在数百年后拿个把小金人大概没什么问题——虽然某人是真的得到了天使的祝福,还不止一个。

刚才还蔫头巴脑的小操一点都安分不下来,看着一骑给他守护的人类祛除了不祥之气之后就打着晃扑棱到总士面前笑得贱兮兮。

“不愧是司掌条律的天使长啊……一身正气得连根羽毛都能祛除污秽呢嘿嘿嘿~”

闪开。

大天使面无表情地把十五公分的小家伙拍回他自己那个人类怀里。

你挡着我看我们家小朋友怎么胡掰了。

16、

虽然不能算大获全胜,但是当一骑带着大部分骑士回到伊塔公国的时候,他觉得要不是他还没年满十六不到加冕之时,那个激动的王一定会立刻马上给他完成仪式。至于站在旁边的大祭司和大神官,一骑简直怀疑大祭司是不是要把他那把雪白的胡子揪一把下来,而大神官说不定要脑溢血。

哦他是绝对没有胆子把这种话吐槽出口的,否则他的守护天使一定会,毫不留情地,狠狠地,踢他的屁股。

他保证。

只不过……

“总士,你……咳,你怎么又变得那么小只?节能吗?”

“……是啊免得你下次不长脑子的时候我来不及救你。”

收获自家天使的白眼两枚,躲在露台角落的英雄端着杯果汁享受片刻清净,就算被他这位司掌条律的天使在礼仪方面几乎当成公主培养,他还是没办法习惯这种冗长无趣的社交场合。更别提他相信要不是他还不到喝酒的年纪,明天起来他绝对会头疼到想自我了断顺便给每个灌他酒的人开个瓢。

虽然他确实很想让酒精麻痹一下他的大脑,然后壮壮他那颗在天使面前怂得难以言喻的胆,好问一问他刚才使劲咽回去的那个问题。

他想问他的天使,是不是真的想过不要他了。

但他更害怕听到只是责任未尽,而不是放心不下。

“好想躲回去睡觉啊——我都困死了……”

垂头丧气地低声抱怨,宴会的主角可以躲闲但不能提前落跑让一骑情绪更加低落,不过很快他就忘记这点麻烦了,因为他的天使正长身玉立地靠在露台边,神色颇无奈且别扭地冲他伸手,并体贴地给他摆了个就算睡熟了也看不出姿势诡异的拥抱。

“睡吧。”

EMMMM……管他的疑问和不安呢,只要现在总士还在他身边,什么都好。

扑进天使怀里之前,一骑这样想。而当总士温柔地合拢翅膀为他挡住夜风,他在那份温暖里沉沉睡去前,一骑确信自己会有一场好睡。

愿此夜无终。

17、

“求你了总士,救救我吧!”

“我拒绝!我只是你的守护天使,这种事为什么要我来干?”

“看在上帝的份上,我真的不想和任何一位公主、女爵……啊什么地位的女性都好,我一点都不想和她们有任何超越友谊的机会啊!”

“那也不是你要一个天使出现在人类面前的理由!还特么是穿女装!”

一向对自己言行十分注意的总士头一次对着一骑……好吧可能是他有意识以来那么多年里头一次爆粗口。他看着提着裙子追着他跑的人类地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太惯着这个人类了并且破天荒地由衷感谢守护天使就十五公分那么丁点的大小好让他能在一骑的房间里充分展示他曾与杀戮天使共事多年的成果。

哦,KAZUKI,这个天杀的同事到底死哪去了等哪天让他知道了一定给关进去最里头那间牢房每天对着他念三个小时的天使守则和天堂条例!

“你不救我我就真的要和那个梅芬思公主结婚了啊……你舍得吗!你!总士!天使!你看了小二十年的白菜就被拱了你愿意啊?”

美丽的天使警惕地抱着手臂悬在高空以防被突然抓住,接着一脸“你到底哪来的脸这么说”的复杂情绪看着倒在床上挺尸的圣骑士殿下语带同情。

“恕我直言,事实上我认为那位被你嫌弃至此的梅芬思公主才是可怜的白菜。说起来你为什么那么抗拒?我听来主叽叽喳喳好几天,对方漂亮大方,甚至剑术还不错?”

“相信我,任何一个见过你真容的人,眼里都不会再有别的人了——啊!”

面无表情地把手里那本看着就很有分量的法典砸下去看一骑大呼小叫地装模作样,然后他的那位圣骑士这才翻了个身把自己摊平,盯着自己上方抱着手臂好看得像是雕塑的天使叹了口气。

“我的婚姻,我只愿意它产生于爱情,圣剑和骑士职责是我能给伊塔的全部,我不会允许我的婚姻也成为筹码。”

“也许她就是你的命中注定?你不和女孩子交往怎么知道。”

“不会的。”

骑士将手背搁在额头上,冲着他的天使露出微笑,阳光从窗子里洒落进来,偏光让骑士的瞳色浅淡得宛如金色的曦光。他话音落下的那刻,天使的心覆上一丝不安又陌生的刺痛。

“我心有所属。”

18、

伊塔公国的圣骑士十九岁的生日宴会上出现了一个来历神秘的公主。

那位公主并未递上名帖,而是在开场时挽着圣骑士的手臂一同进入的会场,她的身材高挑而修长,皮肤白皙得像是凝固的琼脂,唇色像是盛开的蔷薇花,而那双沉静的灰色眼眸仿佛落进了星辰,隐约透着淡紫色的辉光。

没有人会怀疑她不是一个贵族,那举手投足间的优雅和与生俱来的的高贵气息让她浅色发丝里的珍珠与鲜花都像是月光女神随手遗落的珍宝,足以让整个伊塔公国的适龄男性为之倾倒癫狂。

“她是我的未婚妻。”

美丽的公主向着国王点头致意,提起裙摆微微倾身,完美又疏淡的礼仪。然后她轻柔地诉说着自己的名姓,是意外清冷的音色,却足够在所有人心里点滴出涟漪。

“皆城织姬。”

舞会声起,年轻的圣骑士一身白色与金色交织的礼服,伸手弯腰,邀请他的未婚妻共舞一曲,舞步游弋间,隐约能听到情感甚笃的两人正喁喁私语。

当然,事实绝对没有这么美好。

19、

“总士……别再踩我了啊……”

“所以你为什么不让翔子守护的那位女骑士帮你?”

回忆起刚见面就被年仅九岁的一骑当成女孩子的“不堪过往”,总士完全不为所动地用鞋跟踩着舞伴的脚来提醒那个罪魁祸首他作出了多大的牺牲。被人类围观就算了还是女装,总士简直想倒回去掐死那个答应帮忙的自己——他是被侄女按在生命之泉里灌了一脑壳的生命之水吗?

“远见?哦……你信不信我只要带着她出现,都不用说话那个老头就会乐颠颠地赐婚然后举办婚礼恨不得我下个月就告诉他远见需要休假保胎?”

牵着自家天使的手顺利转了个圈躲开继续被踩的命运,一骑一脸“你疯了吗”的眼神看向总士,但是总士依旧不想理他,不依不饶换了个人选。

“那个神官的女儿呢?她是乙姬守着的人,我看不错?”

“呵、呵呵……那我怕是要英年早逝,你不会不知道圣骑士和女祭司要是有感情后果会是什么吧?”

灵活地躲开天使又一波攻击,顺便抬手按着总士的腰倾身,眨了眨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眼瞳笑得得意又欠揍。

“而且我早就说过,见过你,眼里就再不会有任何人了……我是认真的。”

美丽的天使一瞬间的怔愣让骑士有机可乘,他搂着天使恢复面对面的站姿,歪过头去在天使唇边蹭一个似有若无的亲吻。

“……我是天使。”

“我知道,原谅我。”

年轻的圣骑士后退一步单膝点地,执起天使的手背行一个温柔的吻手礼,舞会的灯光在他肩上闪耀,仿佛是他应有的无限荣光,更像是在第五天边际,拢在杀戮天使侧颜上的长久暮色。

“有生之年,我都会是你的圣骑士。My Angel.”

天使望进人类的眼睛,有那么短短一瞬,觉得自己要落下泪来。

“自私的混蛋。”

只是天使没有眼泪。

20、

“乙姬。”

“怎么了?”

“那个皆城织姬……是天使吧?”

坐在芹的肩膀上,黑发的小天使幸灾乐祸地晃悠着腿,虽然不再能够看到天使,但是毕竟是要继任神官的女祭司,天赋的能力让立上芹还能够和她的天使交谈。

“织姬?噗……可不能让织姬听到,否则他就惨了。”

“He……男的?”

颇有些震惊地去看那个被一骑牵着的美丽公主,芹差点咬到自己舌头,这么漂亮的……男性?所以织姬另有其人?还没震惊完,芹就听到自家天使又丢了个火药桶。

“我的亲哥哥呀~你见过的。”

女祭司毫不犹豫灌了口酒压压惊。

不过听到这句话她倒是冷静了些,借口调侃好友竟然藏着掖着未婚妻走近了打量着那位“皆城织姬”公主,而这样一看确实能够在那位公主姣好的面容上寻找到往昔那位抱着法典在一骑身边操心得不行的天使模样。

芹觉得有些惊奇,身为天使的时候总士绝对是个英俊帅哥,哪怕那会儿才十五公分——她有理由相信要是以正常身量出现,今天在场的贵女们都会为之发疯尖叫,毕竟那样的总士简直就像是哪个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王子。但是她没想到这位王子殿下的女装居然也……咳。

忍着笑意低声打了个招呼,在天使有些慌乱失措的表情里确认乙姬所言非虚,芹深呼吸一口缓过笑意,转而调侃起一骑。

“你都让总士遭遇了什么?老实说乙姬告诉我的时候我都没敢认。”

“我也不想好吗!有可能的话我想光明正大带着他出现,告诉国王老头别想着给我相亲了,我就喜欢这个……”

“一骑!”

“你认真的?”

兄妹俩的声音同时响起,一骑看了一眼表情严肃的乙姬,伸手攥住总士的手,堂堂正正地直视着乙姬。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确认我喜欢他,不是依赖,也不因为他的守护,因为总士就是总士……他不喜欢我也不要紧,喜欢他是我的事,就算他觉得烦……也就被我烦个一百年,不或许不需要那么久……他就解脱了。”

年轻的骑士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耳尖沾染上一点绯红。

“从他在战场上站在我身后开始,我就觉得……我了解他,像是上辈子就认识。”

“总士。”

完全没想到会被一个人类的表白冲击得手足无措的大天使看向呼唤自己的妹妹,司掌条例那么久,征战于外无数次,这是他头一回感受到事情发展一丝一毫不由他掌控的不安。但是他得到的却只是小天使和她守护的人类离去的背影和耳边熟悉至极的句子:

“遵循命运吧,你的心会为你指明方向。”

那是织姬在第七天给他的忠告。

TB有完结希望C

评论(1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