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密斯·福莱格·月

CP:羊花|策藏|一总|瓶邪|蔺靖|凌李|荼岩|楼诚|AM|偶尔逛对家。
好脾气话唠黄鸡一只。
耐性不错,半杂食。
饿急了对家清水就是粮(。)
ps:关注我没结果,慎。

【生非】谁念一梦浮生——回护

激情殴打XXC

如有OOC和不适都是XXC的错!看见他我就恨得牙根痒痒所以非常激动语无伦次以及我爱生哥我爱非非。

充满了私设,改天开完车可以捋一捋私设。

性感非非,在线挠人

----------------------------------------------------------------------------------

“罗浮生!为什么连你都要帮着他们骗我?九岁红他没死!没死!他们故意的,就是为了骗天婴!”

“星程!你刚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你还想要天婴多难过?”

皱了皱眉抓住许星程捏着自己肩膀的手,罗浮生今天头一次想给这个发小一拳让他清醒清醒。从小一起长大,那么多年,他从没觉得许星程是个这样……自私且疯癫的人。他忽然很怀疑许星程是不是真的爱着天婴,如果是,他又怎么能在天婴失去父亲之后还能说出这些话?

“呵……罗浮生,这就是你说的兄弟?你帮着他们,你以为天婴不跟我走就会和你在一起了吗?”

“许星程!你清醒一点!你看看你在说的是人话吗?那是天婴的爹!就算不是亲生,那也是养了天婴这么多年的父亲!”

“如果不是你!天婴应该已经和我离开上海了!罗浮生,我真没想到,你是这么虚伪的人……哈,现在你满意了?罗浮生,我不信你不知道洪澜喜欢你,天婴喜欢的是我,可你毁了我们所有人的幸福!现在洪澜要和我结婚,我们不可能会幸福的,天婴要嫁给段天赐你觉得那是她想要的吗?报应,罗浮生,你也得不到天婴,这是你的报应!”

罗浮生闭了闭眼,任许星程把他按在墙上,随后咬了咬下唇咽下想骂醒许星程的冲动。这一刻他只觉得委屈,委屈得想要大哭一场,背后医院墙壁的凉意透过外套衬衣一点一点透进骨缝里,可他却觉得心里才是大雪纷飞。他从没想过许星程有一日会用这样的话来说他,天婴已经是他曾经喜爱过的女孩,现在也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他自己有过痛失亲人的痛苦所以他不想段天婴连她父亲最后一面都看不到。

他不想天婴后悔,留下一辈子的遗憾。

“星程,我不管你说什么,我都还当你是我兄弟,我,我本来打算在拜堂前让你再见天婴一面,你们好好谈谈,我怎——”

“罗浮生!兄弟?我们算什么兄弟?你这个人道貌岸然自私自利,你看不得天婴和我在一起所以你要把她留下留在你身边!少为你肮脏的想法找借口!罗浮生,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是兄弟!”

因为你太傻。

罗浮生愣愣地看着疯狂的许星程,压根不知道自己的眼眶早就红了,而在这一刻不知所措的空白里,他忽然想起来那时候失恋,他在美高美里哭的时候罗非说过的话。他确实是傻,他想所有人都好,可最后他在乎的人压根不领他的情。

时间能改变一切,你怎知旧人如故?

是啊,你怎知旧人如故?

他现在终于清楚的知道,他掏心挖肺对人家好,其实在别人眼里,压根不值一提。而记忆里那个兄弟,恐怕也早已经面目全非了。

那天婴呢?会不会也恨他?会不会觉得是自己给了她一场噩梦,亲眼见证亲人的死亡,甚至,是他带去了杀人凶手?

澜澜呢?澜澜会不会也恨他,她不得不和许家联姻了……还有林大哥,林大哥喜欢的是澜澜啊……

可是明明,他只是,想要他在乎的人都好好的。

所以罗非风尘仆仆地冲进仁济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眼眶通红,木楞楞地盯着眼前男人的罗浮生,还有随之而来,那人口无遮拦地骂罗浮生的话。

罗非只觉得自己这辈子引以为傲的冷静自持全都丢了个干净。

段天婴是个可爱的姑娘,人美心善,又明里暗里没少跟着秦小曼本杰明一起胡闹着撮合他和罗浮生,罗非一直是将她当做好友甚至小妹的,所以在巡捕房接到本杰明电话的时候他就立刻带着秦小曼赶过来了——这种时候,有个女孩子在身边陪着会比较好。

谁想到他一过来听到的却是他自己心尖上的人被别人这样欺负,这样践踏真心?

罗非听着身后本杰明和秦小曼交代九岁红的情况顺便告知如何安抚天婴,脱了外套甩在本杰明手里,一边解开扣得严实的袖扣把衬衣袖子一直卷到手肘,一边带着难以遏制的怒火大步往罗浮生的方向走。

他伸手左右一推轻易分开围观的人群,先是站到罗浮生身边打量了一下自己心尖上的小崽子,可罗浮生没看到他似的,只是直勾勾看着那个人,眼里除了粼粼水色还有痛苦和难以置信。而那个让他的小家伙如此难过的罪魁祸首还抓着罗浮生的肩膀,面目狰狞地像是还要继续伤害他的小家伙。

罗非忽然觉得那把火再也压不住了。要不是他之前和戏班子的人和天婴都说过了,有事直接送到仁济报本杰明医生的名字,要不是本杰明知道消息直接给他打电话,罗浮生还要在这个混账东西这里受多少的委屈,挨多少的疼?

许星程是吧?

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下那个疯子,忽然往后退了两步揉了揉手腕子,随后像是找好了角度一般勾了勾唇,左手攥着许星程的肩膀把人从罗浮生面前扯开,紧接着右手握拳毫不犹豫地冲着许星程的鼻梁用尽全身力气打上去。

老子他妈打的就是你!

这可能是罗非人生中揍人战绩最辉煌的一次了,许星程毫无防备被他这样照着鼻梁揍下去,好险是没鼻梁骨折,但也挂着两条鲜艳的红痕,手一抹一大片,看着凄惨又渗人。更要命的是罗非揍人不行,可枪法准又熟知人体结构,这一拳下去疼得许星程眼泪直飚,和血糊在一起看起来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罗非!”

眼瞅着罗非甩了甩腕子又要接着打,罗浮生好歹是回过神,伸手抓着罗非抬起来的手往身后一扯,跨了半步护在他身前。一来是隔开两人免得罗非接着动手,二来罗非揍人什么水平他清楚,刚才不过是许星程没反应过来,真的打起来罗非一定吃亏。

“罗浮生,你让开,没你事。”

罗非压根没理罗浮生那一声喊,在他而言,一个男人最基本的尊严,就是让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平平安安的,虽然他没打算告诉罗浮生,可到底也是他心尖子上的人,是个男人都不能忍。

“什么叫没我的事?你一个文化人动什么手?这是我们兄弟之间的事,你才是别瞎掺和。”

“我和你不再是兄弟!罗浮生!你别一口一个兄弟,我恶心!”

罗非本来看着半侧过身的罗浮生,被小崽子那句别瞎掺和噎得一口气憋在心口不爽得想揪着他领子吼他一句是不是要被这种疯子真的扎上两刀才能够清醒,许星程倒好,火上浇油地撩他的心火。他看着一脸精彩的许星程冷笑了一声,按着罗浮生的肩膀抬腿照着许星程的胫骨毫不留情就是一脚踹下去,做工精良的尖头皮鞋底子坚实又正踹在骨头上,疼得许星程腿一软就要跪下去,又让罗非一脚蹬在膝盖骨上,不得不站直了。

更可气的是罗非站在罗浮生背后,看他的眼神薄凉得简直像在看个死人,那张艳红的唇吐出的字句沉而凉,灌满了黄浦江深秋时的江风。

“不年不节,哥哥受不起你这么大的礼。”

“还有浮生啊,听哥一句劝,这种兄弟不要也罢。”

罗非先是挑着唇角对着许星程一顿嘲讽,随后又就着刚才的姿势拍了拍罗浮生的肩膀,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搭着似笑非笑的神态整一个阴阳怪气,偏偏他确实比罗浮生大,关系还很近,直把早就领教他毒舌的罗浮生也噎得个不上不下,眨了眨眼咳了好几声。

而对此罗大探长只是伸手搂过咳得躬身的罗浮生力道适中地拍着他的脊背顺气。

他有种不合时宜的自私和占有欲。认识罗浮生那么久,罗非就没怎么见过罗浮生红过眼,更别提仅有的那一次在他面前哭得那个样子……洪澜天婴这样亲近的朋友亲人看到就算了,这种混账东西看去了算是个什么道理?

把他家的小崽子惹哭了,只是打一顿再冲几句他已经很手下留情了。

“好……罗浮生,你好!”

许星程攥着袖子在鼻梁下使劲擦了两下,环视着周围沉默看戏的人,一时只觉得所有人都向着罗浮生,所有人都帮着段天赐在欺骗天婴,要把她带离自己身边。更别提还有横插一杠子的罗非那一拳一踹,让他所有的怒气和怨愤无处发泄,只颤着手指着半背对他的罗浮生恨得咬牙切齿。

“他是挺好的。”

人墙之外忽然飘了一把闲散的声音进来把这剑拔弩张的气氛打破。那声音不大,听起来也文雅,只是话里跟罗非一个风格的气死人不偿命。周围原本凑了一堆的梨园子弟见了来人一下全捋起袖子——冲着许星程。那人在门口看到他们师父二话没说上下打点安排把人送了抢救,手续和医药费又是那个常来听戏的罗少爷垫了的,还把他们小师妹接回来,这几个人他们大约也看了个眼熟,现在一看那医生和两位罗爷关系匪浅全都绷紧了神经,生怕那个抢亲的疯子要对医生和两位罗爷不利。

“哎呀,各位别紧张,没事的。”

本杰明从人群里挤出来的时候先是温文尔雅地把众人安抚了下来,目光掠过自打被罗非搂在怀里顺气之后就再没从罗非肩上抬起头的罗浮生,颇不正经地冲着罗非眨了眨眼这才转头微笑着去看简直疯疯癫癫的许星程。

罗浮生可不是挺好的,有人上赶着心疼上赶着哄呢。他刚才可是看见了,秦小曼进病房前给罗非还比了个大拇指来着。

“我当是谁那么大本事把罗惹急了上赶着来揍人,原来是你啊。怎么,广慈混不下去了来仁济求职啊?成啊,师兄肯定帮你,不过戒酒之前别上手术台了啊乖。”

“嗤。”

罗非没忍住笑了一声,许星程还没发神经的时候罗浮生是正经给他介绍过这个人的,只不过当时本杰明就和这人不对付,一见面张嘴就对呛。那时候罗非还很好奇,本杰明这人脾气也怪得很,对外一贯温文尔雅翩翩公子,遇上不顺心的时候也少有这么开口就呛的,怎么对上这个许星程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

彼时的本杰明在验尸房外端着杯咖啡冲着他笑出一口白牙,白大褂上沾着碎尸案里不知道哪个倒霉蛋的一部分,搭着办公室里还在放的旧唱片,活像是刚从哪个案发现场爬回来的厉鬼对着他咬牙切齿。

“爷就是看不惯那个花毛野鸡的骚包样!”

所以实在是想不到当时开口一股风尘味说着“哟这不是年级倒数的DEAR XU嘛”和对方互相暗讽的本杰明竟然直接开局明嘲。

只不过不知道罗非这声笑怎么踩着许星程痛脚了,好歹也是个留洋归国的名门少爷,不顾他那大嗓门能让病房里的段天婴听见一般冲着他们这近乎咆哮。

“你笑什么!娘希匹你们根本不会懂罗浮生他做了什么,他毁了我的幸福,他毁了我的理想!我现在不得不去做警察了,我的手还沾了血!如果不是罗浮生,如果不是罗浮生——”

“呵。”

罗非明显感觉缩在他怀里的罗浮生颤了一下,只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本杰明就回敬了许星程一个冷笑,字字句句锋利冷漠如验尸房里躺着的柳叶刀。

“我原本以为你是个草包,没想到你是条疯狗。”

“本杰明你!”

“我没说错吗?罗浮生干什么了你的理想就毁了?可拉倒吧手断了还是脑残了就失去理想了?他罗浮生是砍了你的手你的脚给你开瓢了吗?我看你好好的啊!那这么看来你的理想也太脆弱了,被抢个亲就没理想了,你想过你抢的是别人的老婆吗?人家是不是要跳楼自杀啊?”

许星程双眼血红地瞪着抱着手臂好整以暇随时准备继续嘲讽他的本杰明,又去看被罗非充满保护意味按在怀抱里的罗浮生,咧着嘴笑了两声。凭什么?失去爱情的是他,不得不被家族摆布的也是他,凭什么罗浮生有人护着有人抱不平?

“我想做个医生!我是要治病救人的,我现在还能做什么,啊?本杰明你厉害,读书的时候你成绩好,可又怎么样,你还不是要沦落去巡捕房剖死人!”

这话实际已经很重,尽管上海算得上开放,可大多百姓对着仵作这个行当仍旧有着根深蒂固的主观印象。一个握着解剖刀的人却执掌他们的生死,这几乎是要毁了本杰明在仁济的仕途了。

罗浮生深吸了一口气伸手去推罗非的肩膀想自己处理这个问题,可一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罗大探长除了今天顺畅地打了一架之外似乎力道也出奇的大,不晓得按在他身上的哪个穴道让他怎么也使不出足够的力气站直后退,只能被罗非一直搂在怀里任混着雪茄味的衣料香气包围,听着本杰明言辞犀利地维护他。

多可笑。

他死心塌地护着向着的兄弟毫不留情地践踏着他们的情分,可相比之下看起来近乎萍水的本杰明却字字句句地将他隔离在刀剑风雪之外。

“别动,交给我们。”

他听见罗非的声音轻柔地随着呼吸落在他耳边,在美高美那一晚曾感受过的那种疲倦感随之卷土重来,吞噬了他仅剩的所有气力。

于是他不再挣扎了。

只是手指偷偷地,偷偷地攥住了罗非的衣摆。

那边的本杰明压根就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翩翩君子,唇角一掀笑得危险至极。

“我不治病我不救人吗?那我站在仁济干什么?啊,我听说了,后边那个,罗浮生是吧?上回受了枪伤他给做的手术?哎哟我说二当家,你赶紧,出门地上看看能不能捡着钱,这你都活蹦乱跳大难不死,这得是多大的运气啊!”

说完仗着身高优势愣是以一个看起来“风情万种”的挑眉完成了睥睨鄙视的动作,末了还掸了掸手臂上不存在的灰。

“做警察怎么了?握手术刀是救人,缉凶就不是?许星程我告诉你,我本杰明从未有一日忘怀学医时立下的誓言。我治病是救人,我验尸一样是救人,我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地走我自己的道,不像你这种懦夫将你的无能与失败归咎于一个处处护着你的人!”

“够了。”

就在气氛一瞬间紧绷的时候一直闭着的病房门被推开,段天婴就立在门口,秦小曼想挽着她却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站在她身后权做无声的支撑。女孩子看了看让出来的通道,眼眶还是刚哭过的红,可她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块冰一支竹,冷而韧地一弯腰扫开浮灰和陈雪,一步一步走到剑拔弩张的几个大男人之间。

罗非这会儿舍得撒手了,放开了罗浮生让他看着天婴,起先罗浮生还不怎么反应的过来,后来听到天婴叫他才惊觉似的松开了罗非的衣角站直了,有些局促地看着对面的女孩。

“罗浮生,今天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带我来,我可能……见不到我爹最后一面。”

“你,那什么,不用谢我。”

天婴冲着他努力地笑了一下,纵然痛失亲人,却仍旧扯起唇线安抚着忐忑的好友。她明白罗浮生的好意,也听罗诚偶尔的谈话里漏出罗浮生早年丧父的过去,事实上她真的很感激罗浮生,是这个朋友的当机立断与对她真诚的好才让她免去一辈子的遗憾。

至于许星程……

“你别过来。”

段天婴看着那个衣冠不整的男人,那个带着她私奔,曾经给过她无数甜蜜的心爱的男人,这时只觉得灭顶的痛苦与窒息汹涌而来。她最爱的人,是害死她父亲的凶手,她记得许星程带她看花,和她跳舞时心头的暖意和牵手走过深夜马路的悸动,可她也记得这个男人是如何将她的父亲气得口吐鲜血,记得他对故去的长辈毫无敬意地摇晃,她甚至记得罗浮生进来拉人时候许星程眼里足以刺得她遍体鳞伤的恶毒。

为什么是他呢?

为什么害死了爹的是他许星程!

段天婴咬着牙咽下眼泪,肩上传来秦小曼掌心的温度,她缓了口气看了眼秦小曼,仿佛从那个一直活得像个太阳的热血小女警那里获得了力量,再开口的时候声音再没有一丝颤抖,纵然带着浓浓的哭腔。

“许星程,你走吧。我们之间……没有可能了。”

“天婴!天婴你不能这样,天婴!是不是那个段天赐——”

“和我哥没有关系!”

女孩攥紧了手,泪眼朦胧地看着她曾交付了一颗真心的男人,她是那样的爱这个人,可是也许她看错了,这个人不值得她这样付出感情。她看过罗浮生的放手,看过罗浮生对这个男人近乎血亲的感情,可这个人说什么了呢?自私自利?道貌岸然?那个阴差阳错为他挡了子弹差点没了命,那个因为他和自己两情相悦潇洒放手,那个活得那么热烈又直接的人……怎么能被这样侮辱。

“就算没有我和我哥的婚约,没有我爹的遗愿,甚至浮生没有阻拦你,我们也是不可能的。哪怕你的家族都选择放任,我们之间,迟早要走到今天这一步。”

她想她也许明白罗浮生对罗非那样仿佛前世有约一般迅速的熟稔与亲近是为什么了,连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都能这样剜他的心,却是一见如故的罗非为了他打架,近乎护犊地用着保护的姿势抱着他。

罗非大约不是第一个关爱他的人,却可能是唯一尊重他体谅他的人吧?看起来光鲜威风的洪帮二当家,又什么时候得到过这样一个拥抱呢?

她想罗浮生大概心里头也很喜欢罗非的,只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而已。她认识的罗浮生再怎么示弱也只是寂寥又自嘲地一笑,看起来还是落拓潇洒的,从没有这样看起来一碰就碎。

他攥着罗非的衣角呢,她看着了。

“许星程,我曾经很爱你,也谢谢你给过我很美好的一段时光。但是长痛不如短痛,就这样吧,再见。”

天婴坚决地拒绝了许星程,又转向罗浮生表达了想要自己处理父亲后事的意思,在罗浮生罗非他们“有事直接求助”的许诺和迟疑踟躇的“节哀”里点了点头,转身头也不回的回了病房。

今天要是下雨多好啊。

她看着仁济医院干净的玻璃窗这样想。

只有近在身畔的秦小曼知道她攥着喜服的手骨节都发了白,掌心全是黏腻的冷汗。

于是警花走上去揽住了她的肩膀,柔声地哄着这个坚强又柔弱的姑娘。

“放声哭吧,哭过了,一切就会好起来了。”

一切都会好的。



依旧没有售后的片段灭文,但是感觉预计会有车……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