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密斯·福莱格·月

CP:羊花|策藏|一总|瓶邪|蔺靖|凌李|荼岩|楼诚|AM|偶尔逛对家。
好脾气话唠黄鸡一只。
耐性不错,半杂食。
饿急了对家清水就是粮(。)
ps:关注我没结果,慎。

【一总】A市刑侦支队日常 (2)

居然还有后续……就当给明天面试攒攒RP好了。

这个吐槽系列写的还挺顺手?不过这断可能比较,不那么欢脱。

------------------------------------------------------------------------------

6、

当真壁队长还是真壁副队长,皆城法医还不是皆城法医的时候,扫黄组曾经妄图借走俩人去帮忙。

毕竟真壁队长和皆城法医的颜值加在一起基本是各年龄段女性通杀。

但是有过两次之后扫黄组再也不敢把俩人借过去了。

一开始是因为实在没料到皆城法医颜好腰细气质佳到连男性都要跪倒在他西装裤下,为此扫黄组组长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和真壁队长打招呼的方式都是被过肩摔。

后来是因为真壁队长紧跟着皆城法医,这俩人自成小天地,完全没有人敢撩,自然也就……咳。

倒是缉毒大队偶尔追线索的时候要把皆城法医借出去放酒吧里钓那群定力不够能力不足的小鱼。

当然这么大胆敢在真壁副队长变成真壁队长以后还敢往外借人,可能主要是因为他们春日井队长是整个公安局里少数比较抗揍的。

谁让真壁队长信奉你犯错你家老大要连坐呢?

7、

真壁队长和皆城法医据说是同一届毕业的警校高材生,默契度奇高无比,至今他俩联手的实训记录还挂在警校的榜单上,遥遥高出各届优秀毕业生的成绩一大截,被誉为警校传说。

而对于刑侦支队的老人们来说,当年皆城法医还是皆城队长的时候,跟真壁副队长带着他们大杀四方所向披靡愣是让各大通缉犯都绕着A市走的盛况,简直是值得吹嘘的昨日旧梦。

按当年在A市落网的某著名通缉犯X来说,就是他娘的那皆城总士见鬼了什么都能算到。

照在皆城队长任期内唯一一个胆敢连环作案的杀人犯的说法是,真壁一骑是他上司肚子里蛔虫吗?怎么对视一眼就晓得要怎么办的?

而无数在他俩手下进监狱的罪犯们的唯一想法可能是,夭寿了为什么那个真壁一骑那么能打!

嗯,皆城法医是原刑侦支队长。

而当年的正副队长带首席狙击手让A市的罪犯们闻风丧胆风声鹤唳了好些年。

8、

不是没有小菜鸟好奇过为啥会有那条不成文的规矩。

然而全局人人讳莫如深,就连发起脾气连真壁一骑本人都敢照头打的经侦支队长夫人要咲良也只是含糊了一句说皆城法医是厌倦了和人打交道,于是全局也就再没人敢问。

直到懒得和活人打交道的皆城法医破天荒收了个小徒弟。

灰色眼睛的年轻实习生扎着晃悠的亚麻色马尾拉着真壁队长一脸严肃的问得直截了当,乍看过去简直和皆城法医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分分钟要人怀疑是不是皆城法医的私生子。

虽然真壁队长和皆城法医哪个都不会生。

更巧的是小法医名字里也带个总字,得,不出仨月,没人记得小实习生原来叫啥名字,全都小总小总叫得欢。

9、

皆城法医做了那么些年法医,仍旧是能不跟活人打交道就不和活人打交道,实在避不开了就说他还要准备下一期警校法医课的讲稿。

由此大概能看出他还是皆城队长的时候估摸也是个令行禁止不多废话的主。

用楼下春日井队长的话来讲,人太优秀总有人眼红,更何况他皆城总士干得还是让无数犯罪分子进监狱的活,难保没一两个心理足够阴暗本事也足够大的盯上他这招风的旗,想逮着他杀一儆百来立威。

而怼惯了皆城法医的远见小姐难得一脸沉重的说她觉得那会儿一枪崩了那倒霉玩意儿太便宜他了。

根据小法医的转述,说是当年有个不长眼的挑受害人挑上他师父了,想收藏他师父一双漂亮至极的眼睛,结果真壁队长愣是赶在刀子划拉下去的时候给拦住了。就是可惜缠斗的时候那不长眼的故意盯着真壁队长下盘怼,生拽着真壁队长的手一块儿往他师父眼睛上下刀子。虽然下一秒就被远见小姐一枪爆头,但是他师父确实是伤了。

听说那会儿真壁队长跟疯了一样,什么都不管了抱着皆城法医就往出了跑直奔医院,在手术室外头双眼通红的守到灯灭。

队里老刑警们打量了一下小法医,算是明白为什么真壁队长要求对这个也重点保护了。

10、

但凡跟过当年刑侦支队双煞的刑警都晓得,真壁一骑刚提正队那会儿脾气不太好,而且据说打皆城总士准备出国治眼睛的消息出来以后他愣是一面没见过人家。

不熟的暗地里说他没良心踩同事上位他也不理会,反而是手底下的刑警一个比一个护得凶,他们不止一次看见副队拿着水果饭盒鲜花在队长的住院楼底下转悠,比谁都清楚自家这副队把正队看得有多重。

据说那会儿著名的案例是他那儿急要一份尸检报告,结果进来的不是痕检组就是查访无果的警员,气得真壁队长按着桌面咆哮了一句“来的为什么是你们为什么不是总士”。

全场一下静得掉根针都能听见。

结果下一秒刚刚归国甚至还没见过顶头上司的皆城法医一身白大褂捏着一沓子报告纸敲了敲门框,说报告在这儿,叫的这么响他在底楼都听到了。

所以讲,没有案子的时候看见这俩人一块儿走真的躲远一点。

毕竟实在太能破坏气氛了。

上一秒还心情沉重无言以对,下一秒就要提醒自己这俩都是你上司,你还打不过。


C否未知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