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密斯·福莱格·月

CP:羊花|策藏|一总|瓶邪|蔺靖|凌李|荼岩|楼诚|AM|偶尔逛对家。
好脾气话唠黄鸡一只。
耐性不错,半杂食。
饿急了对家清水就是粮(。)
ps:关注我没结果,慎。

【一总】A市刑侦支队日常 (3)

本来想今天更哨向,但是昨晚睡眠不足今天面试也不爽,所以还是写段子吧……等思路顺的时候再说……(。)

-------------------------------------------------------------------------------

11、

鉴于无论是法医还是刑警,临危不惧处变不惊都是被需求的良好品格,加上天生淡定的性子,皆城法医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

具体案例是他那会儿接手一个班代课,结果那帮男孩子不晓得是觉得皆城法医吸引走了女同学们的目光呢还是觉得看他一张俊脸绷着只能靠眼神判断看的是活人还是尸体着实无趣,总之他们做了点小动作打算吓唬吓唬新老师。

而皆城法医只是看了看大体老师突然睁开的眼睛,淡定的伸手把眼睑盖上,然后用看尸体的庄重严肃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台下,接连报了几个名字,下课去标本池子边上罚站。

事后惊魂未定的罪魁祸首们吐槽,可能哪天皆城法医真像灵异小说写得遇上尸变,第一反应估计也不会是惊吓或者跑,而是会一刀子下去让尸变的尸体死得再透一点,另附一句安息。

并且直到毕业就业多年后,他们仍旧不知道皆城法医是怎么知道是他们干的,而多数人直到退休,都还记得那年年轻俊美的法医老师站在标本池子前面,一字一句教他们要尊重尸体为死者说话的样子。

12、

小总法医实习了半年的时候,基本上至局长书记下到门卫大爷都混得风生水起,而且因为那副让皆城法医怎么看怎么不好赖账的模样和比起皆城法医要活泼的多的性子,让一干哥哥姐姐叔伯阿姨们都宠得不行。

但是十分承情的小总法医在实习以来的第一百八十三次这个月第二十一次被不知情的兄弟单位同行同事询问皆城法医情感生活,并在他和颜悦色和真壁队长说完话报以复杂的目光之后终于爆发了。

他带着要拿毒物分析报告神色复杂欲言又止的T省公安厅前辈到了法医室,一贯有礼貌的敲了敲门,得到回应之后对着皆城法医开口就是一句:

爸,省公安厅来拿上次我们跑柱子的报告。

皆城法医给这一声爸吓得手术刀都掉了,而目睹皆城法医万年难见的失态的同事拿了报告就跑,生怕在法医室就给灭口了。

更巧的是这天是周五,退休的前A市公安局长皆城法医他亲爹来找儿子回家吃饭,结果刚到门口就让自己突然多了个二十好几大孙子的消息震得心口一闷。

好在老局长也干了几十年刑侦,迅速冷静下来那大概是儿子的小徒弟在开玩笑。然而等小总法医和皆城法医一起推门出来的时候,老局长的脸瞬间铁青,硬邦邦让皆城法医带小总回家。

那眼神怎么看怎么都是“坦白从严抗拒更严”的意思。

对此小总表示:反正他是吃百家饭长大的,谁亏他都不亏。

13、

具体当时发生了啥不知道,反正那之后大半年凡有皆城法医被借调或者有别单位来拿报告,都毫无例外被攥着柳叶刀的皆城法医冷冰冰瞪过。

反观真壁队长倒是很淡定,转头给皆城法医开小灶的时候多给小总法医也带了一份。

某天他警校学弟,第一狙击手的追求者西尾晖跑来接远见小姐下班,好奇问了一嘴,而真壁队长的回答是父子俩一个样子,一忙起来昏天黑地没日没夜。

西尾同学觉得他可能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14、

警校出来的人内务一般都很整洁,理论上皆城法医这种文体兼修的学霸应该也是一样,哦,他出国几年除了治眼睛顺手补了个法医科硕士,人家本科是双学位。

咳,正题,皆城法医的内务一贯很标准,但是不晓得是不是读书时候的毛病,查起资料来周边一米基本是惨不忍睹的——尽管人家堆得分门别类条理清晰。而遇上难题的时候,草稿上龙飞凤舞的手书也能不当心飞一地。

这种时候要是真壁队长进去晃悠一圈基本和田螺姑娘去过没啥差别,而就办公桌而言,真壁队长绝对以身作则的最干净。

当年的老刑警们就很好奇为什么一个刑警能够家事全能半点男人可能会在几天没合眼之后出现的邋遢影子都没有。

直到有天有警员在九月份看见皆城法医在西点店提了个生日蛋糕。

处女座啊,让他看一堆乱糟糟的玩意儿还不如捅他几刀。

15、

皆城法医刚回国的时候,老有人伤了往他那跑,但是一般这时候法医室里就会鬼哭狼嚎一阵,导致后来新人看见皆城法医都退避三尺,法医本人还很莫名其妙。

真相是皆城法医的眼伤到底还是有那么点影响,给人包扎的时候偶尔会因为看错位置,涂药的时候棉签直戳伤口。再就是有时候估摸不清力道,打结的时候,稍稍,用力了那么点……

对此皆城法医很无奈,他的解释是“我大多数时候只剖不医,参考样本不足”。

而真壁队长笑着让他下手也有点分寸,实在不行先在他身上练练的时候,皆城法医毫不留情的怼回去,说他是法医,请问要怎么有分寸?

最后皆城法医还是去配了片单片眼镜,鎏金的链子缀在鬓边,模样要多精致有多精致。

虽然不晓得为什么除了尸检和实验之外再没见过他戴。

当然也再没愣头青跑法医室去自讨苦吃。


应该没有C了……

评论(6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