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密斯·福莱格·月

CP:羊花|策藏|一总|瓶邪|蔺靖|凌李|荼岩|楼诚|AM|偶尔逛对家。
好脾气话唠黄鸡一只。
耐性不错,半杂食。
饿急了对家清水就是粮(。)
ps:关注我没结果,慎。

【一总乐手PARO】心弦

这回是俗套但是傻白甜的一见钟情~~两个乐手的邂逅,来自乐曲和灵魂的共鸣~(说的很高大上其实我没去过布拉格也没拉过小提琴所以有错的地方抱歉啦……)

试个水,最近只想甜甜甜,什么剧情什么设定都一边去朕要做昏君!

-----------------------------------------------------------------------------

「遇见他,是因为一只猫。」

布拉格阳光明媚的时候,就像是个童话里的仙境,碧空如洗白云悠悠,古老的城堡缀在远处,仿佛随时会走出一个中世纪的贵族又或者一个有着金色长发的公主。

一骑蹲在老城区广场的边上,手心里零散着饼干的碎屑,几只鸽子收拢着洁白美丽的翅膀在他身边来回踱步,时不时凑到他手边去啄他掌心的的饼干屑。他的身边放着个琴盒,琴盒边上是一本被风吹开的乐谱,上头全是手写的音符,笔迹看起来轻盈干净,好像那墨色的音符会随时挣脱五根丝线跳出来。

一阵风吹过,那几只鸽子受惊一般扑啦啦全都飞起来,翅膀掀动的气流拂过一骑的耳侧,带起鬓边零散的几丝墨发,一片白色的飞羽晃晃悠悠落在一骑的手心——本该是如诗如画的场景,奈何现在一骑的手心搭着一只黑乎乎毛茸茸的小爪子,而他现在正和一只乌溜溜的小黑猫大眼瞪小眼。

那是只漂亮的小猫,阳光下的皮毛乌黑发亮,一双眼睛倒不是一般黑猫的金绿色或者蓝色,而是近乎橙色的金。猫咪的脖子上还松松挂着一根黑色的皮绳,要不是下面还缀着个绿色的水晶一般的装饰都要被忽略,这是谁家走丢的猫么?

一骑正想着的时候,猫咪抬起爪用肉垫啪啪的拍了两下一骑的手心喵了一声,然后颇大爷的转身就走。一骑本来好笑的看着这只猫,奈何猫咪发现他没跟上还回过来用爪子勾他的裤腿,眼神似乎是在说不跟我走就咬你,于是一骑也只能拿起乐谱背上琴盒跟着那只猫一路往老城区走。

布拉格的老城区是个十分有历史韵味的地方,许多建筑依旧保持着和布拉格的城堡相得益彰的风格,走在其间会有一种忍不住伸出手去触碰的冲动,而真的碰上了那些或是石头或是其他什么材料的墙壁,恍惚就会有触碰到了历史的错觉。

现在一骑就背着琴谱,跟着一只家养小黑猫走在老城区的某条石板小路上,那只猫一边走一边还不时回过头看看他是否跟上,一骑忍不住笑了笑,也开始好奇这只猫会把他带去哪里。于是他们就在气候宜人阳光正好的布拉格老城区小道里穿梭,直到猫咪在一段林立着各种铺子的生活区开始加速,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他摇了摇头,正打算转身离开却听见不远的地方传来了钢琴的声音。那音色清透明亮,一听就是架极好的钢琴。而随着他顺着声音的方向走变得越来越清晰的琴声也传达给一骑一个信息:弹琴的那个人技术纯熟,显然是受过良好训练的。

一骑在琴声传出的那扇窗的对面站定,仰头隐约能看见弹琴的人有一头过了肩的亚麻色头发,旋律从他在街口听见的单手和弦变成了相互跟随的旋律——是著名的D大调卡农。他闭上眼认真的听着曲子,卡农是种缠绵的曲调,但是他听到的这段琴声干净温柔,像是他穿过石板路时在手指缠绕的风,重音轻巧的落下,如同广场上小黑猫的爪子落在他手心的力道。

睁开眼,找了个地方放下谱子打开琴盒,架琴按弦提弓的动作一气呵成,恰巧钢琴左手部分的旋律告一段落,他也不再犹豫。马尾弓落下,杉木提琴明亮温润的音色流淌出来,带着阳光的味道柔柔的融入那阵清风,手指和弓弦在琴弦上跳跃,完美的跟上了钢琴左手部分的旋律。

钢琴的声音似乎是稍稍顿了一下,但随即就继续了下去,似乎是觉得布拉格也算是个有名的音乐之都,偶尔出现一个兴趣上来的合奏也不算太意外。

钢琴的音色从不能被称为清脆,卡农这样的曲子也难被说利落,可从那扇窗户里飘出的琴声清凌凌的,音节干脆得像是雨后屋檐下成串的晶莹水滴——每一个音节落地都坠落出一点决然的爽利。而更妙的是这样感觉有些清冷的音符与那柔软缠绵的提琴声合奏是却没有半点为何,暖柔的提琴声追逐着钢琴的音节,那些水滴变成了喷泉飞溅而出的水珠,在洒满阳光的的春季里折射着绚烂的光芒。

一骑不自觉的闭上眼,任由手指追随那琴声自由的在弦上跃动,马尾弓在他手中似乎不再是乐器而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他没有炫技的意思,凭着自己的心意让陪伴他多年的乐器发出忘情的吟唱,偏头闭眼的时候唇角有一丝淡淡的笑意,阳光洒落在他的黑发上,泛出一点微微的褐。

他喜欢这个琴声,让人不由自主去追随的琴声,就像不由自主跟着那只猫一路来到这里。

曲子进入尾声,随着一个漂亮的分弓,柔软舒缓的长音收得干净,而那份骤然的空寂被收归单手和弦的琴声弥补得刚刚好。直到钢琴的最后一个琴键被按下前,一骑仍旧闭着眼欣赏着那琴声,直到被一阵掌声惊醒,他慌乱的环顾了一圈,被异乡的人们含着赞许的笑意和掌声弄得颊上泛起薄红。

下意识的抬眼去看那扇窗户,却正对上钢琴主人的目光,那只黑猫就蹲坐在窗台上,长长的尾巴骄傲的甩了甩,颈上的晶石折射出明媚翠色。一骑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飞快,手忙脚乱的抓着琴背起琴盒就跑,还带着身后善意的笑声。

等他抱着他的琴一路瞎跑终于回到老城区广场的时候喘得差点没厥过去。随便找了个排椅坐下,一边小心翼翼的把琴放回琴盒一边不由自主的回忆起惊鸿一瞥的那双眼睛:干净,透彻,分明是冷而厉的冬灰色,可那个角度的阳光洒落进去的时候,他分明看到了明媚的紫。

左手的指尖下意识的在琴盒上作出卡农的揉弦,耳边似乎又响起那干净清澈的琴声,随之而来还有合奏时那种让人心醉神迷的感觉:仿佛猫咪收起指甲,毛茸茸的小爪用肉垫软绵绵的在心尖上挠过时泛起的满心柔软。

一骑突然伸手把自己顺滑的短发揉成一窝稻草,垂头丧气的低低叫了一声。

怎么办,他好像……动心了……

可是哪有连脸都没看清的一见钟情啊!


TBC不定

PS:本来想起名叫金弦,然后想了想,还是算了。有觉得好的名字推荐给我啊!!说不定就用了呢!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