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密斯·福莱格·月

CP:羊花|策藏|一总|瓶邪|蔺靖|凌李|荼岩|楼诚|AM|偶尔逛对家。
好脾气话唠黄鸡一只。
耐性不错,半杂食。
饿急了对家清水就是粮(。)
ps:关注我没结果,慎。

【一总】A市刑侦支队日常 (5)

这个法医梗……我也不晓得我怎么突然更这个……OOC大概有点儿重毕竟我刚结束毕设实习单位又赶上要加班的项目……人有点儿傻(。

然后打个小广告:童话本求带走~求不糊墙……_(:з」∠)_

最后祝各位食用愉快~

-----------------------------------------------------------------------------

21、

皆城法医有起床气。

特别大的那种。

小道消息是说小时候身体不太好,不过和他同期的近藤队长表示只是因为这人在和真壁一骑谈恋爱之前完全不晓得照顾自己为何物。起床就低血压,没事还低血糖,脑袋至今能这么好用大概全靠上天偏爱。

但是之所以当了那么好些年队长又那么好些年法医还是没几个人知道,是因为除了一般能看到的只有真壁队长和皆城法医他亲爹之外,还在于皆城法医他起床气发得十分高端。

他还是皆城队长的时候,就是个公事公办的主,就算犯了起床气也就是比平常的工作时间表情更少一点眼神更冷漠一点儿。而当他做了法医之后……有多少人还敢去惹捏着柳叶刀眼神冰冷的皆城法医……嗯……对吧……

关于这问题小总法医在转正留下之后好几次对着真壁队长欲言又止,临了真壁队长恍然大悟,提笔开了张清单交给小总法医,上头啥给吃啥不给吃怎么顺毛怎么哄写得简明扼要高度精炼,一看就是常年战斗经验的总结。

但是看着一边感慨一边一脸膜拜的小法医,远见小姐翻了个白眼,毫不留情吐槽。

“得了吧现在皆城起床气这么凶有一半都是你真壁队长给惯的。”

如果言语是刀子的话,小总法医觉得自己可能已经被戳个对穿了,不然怎么他现在心头拔凉拔凉的……

太扎心了啊老铁!

22、

但是来主操特别好奇他家师兄发起床气的样子,毕竟皆城法医读书时候还带着枪林弹雨里历练出来的沉稳和冷静,光看那张脸,真联想不出他犯起床气啥样子。

可巧了这天春日井队长揪回来个上回借皆城法医去钓鱼上钩的毒贩,一查案底,得,背着人命,于是真壁队长休息日一大早就给叫起来一起加班到第二天早上。

但是第二天再审的时候谁都没料到进去的居然是皆城法医。

理论上法医是绝对不会参与刑事案件的审问的,不过皆城法医好歹也是曾经刑侦支队一把手,都是老部下,审了一晚上什么结果都没也就都没说话。

而他们谁都没想到当年皆城队长十分钟击破罪犯心理防线的盛景再现。

23、

皆城法医难得的换了制服,单片眼镜安稳的架在左眼的位置,亚麻色长发一丝不苟束在身后。就见他单手拉开真壁队长身边的椅子坐下,抬腿抬手靠进椅背,抱着手臂一脸寒霜的看着对面盯着他眼神明显让身边真壁队长努力忍耐千刀万剐冲动的毒贩。

三分钟后皆城法医嘴角翘了翘,含着全局都要毛骨悚然两股战战的微笑,把眼前那个还敢叫他美人的罪犯家底从头到尾报了一遍,连他那窝点养了几条狗,情妇背叛他跟他兄弟睡了多久都给说出来。

不像真壁队长正经说话都是一股子柔软,这人声音本来就沉而凉,脾气上来那声儿和手术刀没啥区别,冷冰冰的直捅人心窝子。对面一副见鬼了的模样目瞪口呆,而皆城法医只是伸手掸了掸衣领上不存在的灰,坐直起身准备出门。

开门前皆城法医皱了皱眉,斜斜睨了一眼那毒贩,说他老娘病危,通知书没地儿寄,现在医院给抢救了脱离危险,好好做人说不定有机会回去看一眼。然后门被甩上那动静就像隔空甩了毒贩一巴掌,那人突然哇哇哭起来妄图抱住真壁队长坦白从宽,隔壁监控室的老刑警不约而同的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5分钟差5秒。

24、

对此一大早被师兄夺命连环call揪到警局的来主见怪不怪:他师兄一个人就能十分钟搞定,现在还有他在做苦力,时间不减半简直对不起广大纳税人。

而春日井队长沉默的看着监控里不动声色靠着眼神演绎了从震惊到顿悟再到认命对着骤然哭哭啼啼的犯罪嫌疑人连哄带劝的让人稳定情绪供认犯罪事实的真壁队长,心里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心疼。

毕竟干刑侦干到连审个犯人都得做善后的份上,也真是很感人了。

他回头瞄了一眼摊在椅子上一脸生无可恋的来主操,后者掀了掀眼皮闭着眼睛就开始尬戏,尬得一屋子刑警缉毒警脊背发凉。

“哇哇甲洋你说我是不是很惨啊!一大早被抓起来下死命令让我过来拯救世界,完了把我就撂这儿也不送我回去你说他是不是很过分啊?还有我为什么遇到的案子都是女人跟兄弟睡了自己被抓的套路,遵纪守法不好吗?那么喜欢狗血剧情发奋图强做演员啊!甲洋你说总士他是不是我亲师兄啊他——”

春日井队长在内心犯了个白眼,抓起自己的外套随手甩来主脸上。

“闭嘴。再亲没他和真壁亲。休息室出门上楼右转走到底。”

来主操心里苦。

25、

跟着围观全程的小总法医看着皆城法医出门就摘了眼镜,转头就换了衣服,一路走路带风的换了全身行头晃回来看了一眼笔录,眼皮都懒得抬又出去了。

大概同样没睡醒的小总法医脑子一轴在后头嚷了声“爸你去哪,不等一骑了?”。

而自从上次被皆城老局长撞见后就坚决禁止小总喊他爹的皆城法医居然也没反驳,老远甩了甩手就不见人了。

小总法医琢磨半天,觉得那老远飘过来的话大概是:“等他干嘛?回家睡觉。”随后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两天本来真壁队长和皆城法医都在休假。

他回头看了看还在审讯室里听坦白从宽的真壁队长又望了望背影都不晓得消失多久的皆城法医,一时噎在原地。

该说是起床气是第一生产力呢还是无差别秀恩爱真要命?


可能是……END?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