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密斯·福莱格·月

CP:羊花|策藏|一总|瓶邪|蔺靖|凌李|荼岩|楼诚|AM|偶尔逛对家。
好脾气话唠黄鸡一只。
耐性不错,半杂食。
饿急了对家清水就是粮(。)
ps:关注我没结果,慎。

【一总】【哨向】未命名26

好久不见~三次元的大堆事情差不多告一段落,我又活蹦乱跳的回来了!接下来的日子依旧请多多关照~

以及小广告:童话本求带走啦~还剩个十本大概,完售我就可以放出来最后的童话了呜嘤嘤……

然后无耻的求买了的小伙伴们来个REPO嘛……

-----------------------------------------------------------------------------

自Terra与艾梅丽交流之后,无论是海神岛内部还是Festum那边都消停了好一阵子,而经过智囊的商议,定于下一次来袭之后,启动追踪计划,追寻不知道躲到哪里去的新国联和一直在虎视眈眈着的绝望之核。然而当追踪计划启动之后,前所未有的在一开始就陷入的毫无音讯的地步,不说尚在陆地却让Terra毫无所得的新国联,即使是依靠世界语和Asoka的力量追踪Festum也在半路追丢。而对方却像是深谙人类的作战方式,时不时在他们即将解除一级战备的时候进行滋扰,折腾得所有人都时刻紧绷,而不似龙宫岛有丰富经验的印度洋舰队与北太平洋舰队更是苦不堪言。

几次作战会议都表明,追丢来袭者应当是艾梅丽所言,远在天空的那个星核动的手脚,但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新国联的不知所踪。以Terra身为这个星球本身的意识而言,只要尚在地球表面,理论上是不可能不被Terra察觉的,即使是当时的Asoka也有一句不在陆地,但是仍在她可感知的范围,这新国联总不能带着那五万平民都上天了吧?

负责追踪计划的几个研究员焦头烂额分析数据,而同样身在其中的总士却十分难得的没有参与任何部分的运作只收集分析数据进行对比,甚至在又一次遭遇敌袭的时候主动要求登入齐格飞系统指挥作战。本来这个提议是被智囊团和追踪计划的人一致否决的,多次作战之后这位当之无愧的首席向导为了保存实力不使用Nicht所以兼任整个作战系统的副指挥,协同真壁史彦和其他两位一同指挥全域作战。然而难得的,三位各部分领军人在短暂交流之后一致同意了这个要求,为此得知消息的一骑没少不开心,不过他也知道自家向导虽然有时候也很胡来,但这种事总不会逞强,所以也只是约法三章。

当夜,乐园就成了一个暂时的内部会议地,因为乐园惯常聚集了原属龙宫岛的大部分战力,甚至主厨就是神器的持有者之一,所以这场“聚会”并不引人注目,而几位法芙娜战队的成员每一个都是极优秀的哨兵和向导,加上两位首席都在,有任何不对都会很快被察觉。所以当众人看着被护在最里面的两个core一个小美羽的时候,还是有点懵,core神出鬼没倒还好说,这小美羽是怎么偷渡过来的?不过当总士把手里的资料放到桌上之后,所有人都严肃起来。

“镝木,你看看周围情况。”

“总士前辈,没事。”

“好,接下来的话,你们自己都注意,我只说一次。”

见所有后辈都认真点头之后,总士翻开了报告纸的第一页,上面赫然是最近几次战斗之后的同化现象数据,其他人或许还一知半解,但是作为医生的剑司,研究员小芹和报告看太多大致了解数据的咲良一骑,对于那些数据着实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原本众人趋近平稳的数据有上升的趋势,而四个新人,尤其是非龙宫岛的那两个,基因解体的那个数字高得不正常。他们本来就是借求于一骑当年出岛被俘后获取的所谓真壁因子而获得驾驶法芙娜的能力,一旦融入其中的因子开始发生解体,失去所有能力变成普通人大概都是奇迹,而理论上这种趋势会发生应该在近十年之前。

“在座都是经历过多次苍穹作战的,现在可以知道的是,原本因为Asoka和Terra的存在以及当年羽佐间卡农对机体的改进,理论上这份报表上的上升趋势和数字都是极度不正常的。这份报告已经递交给远见医生,而之前我们商讨的结果是尽数以原龙宫岛星核产生的部分为核心的现存所有法芙娜机体,很有可能仍旧受到原星核的影响,而很不巧,我们这一次的对手,与我们的Mir同出一脉。”

“鉴于这份影响的存在,现所有英灵型指环持有者,必须在将来发生的每一场战斗中速战速决。镝木,你是我带出来的,我希望在我无法为法芙娜小队提供实时指挥的时候,你能够在决策上做到这一点。”

“是!”

满意的扫了一眼自己的小徒弟,总士伸手翻过几页报告纸,将近期的训练成绩放在众人面前。这一部分数据在座所有人包括已经开始接受基础培训的美羽都能够了解其中含义,在应敌频繁的时刻,相对对于指环的异化训练变得薄弱,即使一骑在训练时有意加强了体能训练,但依旧不尽如人意。唯一比较好看的数据应该是御门零央和水镜美三香,而一者是自小训练,剩下那个大约是体能本身足够好而且前者技巧教得更多些。

“我相信你们都清楚,有人形的Festum曾经进入过这座海神岛,具体内容我并不方便透露,但是你们的对战技巧和指环的控制训练都还是要自己规划起来。在战场上,有法芙娜的机体和齐格飞系统在保护你们在背后支持你们,但是现在这场征战可预见的难免会走到我们曾经历过的地步,我希望你们都不要懈怠。远见,你是当年我们之中最早自如运用指环的人,所以麻烦你——”

“我知道了,你想做什么放心去做,他们交给我。”

真矢清亮的目光直视过来,让总士心上被数据缠绕的阴霾稍微散去些,虽然他和这个姑娘看起来似乎一直不对盘,不过此时此刻,他真心的感谢着这个一直支持着他们所有人,成为故乡明灯的女孩子。但是很快他就收起了这些情感,转眼看向立上芹。

作为曾经做过DI副核的立上芹,应当是未接受星核祝福的人当中,对于Festum感应能力最为强大而敏锐的,所以在他最担心的事情里,除了她就是真矢是他能够放心这件事的人选。

“立上,这件事我希望你不要精神紧张,但是以你的状态,我希望你和真矢都能够警惕,一旦到达开战的那个节点我们还未有行之有效判断的话,对于人形的festum痕迹的发现,就靠你们俩了。当然,我也希望那个节点永不会到来。”

将资料收拢起来,总士认真的看过每一个同伴,那曾是他亲手送上战场的友人,后辈,也是与他携手在战场上拼杀的战友。

“今天这一切,并非正式的命令,也不是皆城总士作为统战指挥作出的决策,而是我作为皆城总士本人对各位的请求。将来的情况我们谁都无法预测,我只希望在尘埃落定之时,龙宫岛神社的慰灵碑上,不会有你们任何一个人的名字,包括今日未能与会的江川和风间。以上,散会。”

目送着同僚和后辈都离开乐园,总士转而面对仍旧坐在里侧的三位,以及和沟口一道从后门进来的真壁史彦翻出了另一套东西。他手指在平板上看似随意的点了两下,调阅出一套数据,一骑自始至终一言不发,只是坐在Terra身边,安静的看着总士。

“司令,这是最近综合数据的结论,目前……只有我有。而我暂时能够得出的结论是……海神岛,不完整。”

随着手指划动,海神岛现如今的模样和资料当中的样子被调出,总士暂时无暇去关心自家哨兵的想法,就精神状态而言,对方可能比他还要稍微安定一些,稍后……再向他解释吧。

“就目前而言,海神岛内部Alvis的大小构造与龙宫岛基本相同,但是岛屿本土面积的大小却完全不对。理论上,按照Arcadian Project的初衷,即等分濑户内海星核,等配备的Alvis,其岛屿面积理应和最初的龙宫岛相似,而由于星核的供给性存在,事实上我们并不能知道曾经这座海神岛上发生过什么。但很奇怪,即使是经历数次区块分离并分割LR两舰最终沉没的龙宫岛,其最后留存的部分也比现如今,合并原DI部分的海神岛要来的大。按照以往数据得知,第三Alvis是因为新国联的收编而无音讯,更详细的部分在之前递交的报告中也已经写明,无论如何,这个大小都不对劲。”

“你是说……L计划。”

并非是询问句,真壁史彦已经知道总士想要说的是什么。如果海神岛不完整,那么这不完整的部分是当时被新国联所炸毁,即当年狩谷由纪惠夺岛之后那位指挥官想做的事情一般,还是说……和曾经为求拖延时间而全军覆没的那份龙宫岛L计划一样,有属于这里的人,甚或部分的星核,也跟随那部分离开了这里。有没有可能当年惨遭屠戮的海神岛,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分离出了那一块星核?

“是,但是现在无法确定。即使这个可能性存在,我们也无法确认当年是为求自保才分出那一块星核,还是……”

“还是因为和我的养父母一样的间谍存在,那块星核成了海神岛覆灭的元凶。”

随着乐园门铃的轻响,和来主一并踏进店里的甲洋毫无避讳的接上了总士未及说完的句子。他面对一骑和总士眼神里的不赞同微微笑了笑,这么多年过去,现在他其实对这些情感淡漠了很多,大概主要还是因为是经历过同化的,没那么刻骨铭心的情绪已经不再让他心绪再起波澜了吧。

反手扯住妄图扑向美羽的来主,甲洋把手里的资料放到总士面前,礼数周到的向史彦问好,随即来回看了看。来主扁扁嘴会心的织就一片暂时无人干扰的空间,最后委屈的蹭到美羽身边去进行他们之间的对话,懒得参与那边听起来复杂至极的探讨。

“总士你的想法是对的,确实曾经被分离了一部分星核出去,虽然并不知道原因,不过这一块星核也已经不在了。我和来主在北极核尚未分裂前的数据流里发现有吞噬过那一块星核的数据,所以现在我们面对的,应该是完整被吞噬同化的亚特兰蒂斯Mir。”

难得开口解释了一长串,甲洋看向一直端坐着的Terra,得到那名女子的微笑颔首。他还是很不习惯看实体化的Terra,毕竟这个一身宽袍大袖,瞳色似海的女子看起来实在太过飘渺不可捉摸,比起他和来主更不像人类。不过比起现在这一堆的事情……

“相反的,我和来主一致认为,更需要担心的应该是你自己,总士。”

“嗯。美羽说之前的战斗她都不害怕,但是自从开始对那个讨厌的core反击之后,美羽觉得很害怕,是因为她一直感受到关于你的,很不好的事情。美羽还说,那不是艾梅丽的感受,所以也不是Asoka的感受。”

身形几不可察的僵了一下,总士叹了口气,身为对话的希望,世界唯一最强大的世界语,Altair愿意为她沉寂等待的存在,既然不是Asoka的感受,那只能是沉睡在遥远海底的Altair在偶尔一丝清醒里为它所感兴趣的人类提供的一道保护……这同样也意味着龙宫岛那道使得它沉睡的封印已经松动,最后的对话之期将近,怕是无论哪边都认为DI的存在与虚无不容有失吧。

“总士……怎么了吗?”

一直安静的充当壁花的一骑终于出声,对于这些谋划战术他其实真的不擅长,有总士在身边的时候也习惯性懒得动脑子,反正他家向导的脑袋可能比十个他加起来还好使。但是身为首席哨兵,有一点他是冠绝整个DI甚至整个海神岛的——那就是他极其敏锐的感官和准确如野兽般的直觉,而且这份直觉在关于皆城总士这个个体上,出奇的好用。

“没什么,你也知道,那个核也不是第一天想要我消失——”

“因为总士哥哥很特殊啊!”

和总士一起出声的是美羽,小姑娘清凌凌的嗓音显得格外的明晰,只可怜一贯运筹帷幄的战斗指挥官这一回什么法子都没地用,面对整个海神岛,甚至所有幸存者都捧在手心的小女神,别说反驳了,他连否认的机会都没有。更别提自从上次谈话之后就隐约觉得总士仍旧有什么瞒着他的一骑正十分难得迎着恋人有点儿不满的目光,抿着嘴唇的样子怎么看都是非要他在这儿,在司令和他面前说清楚。

总士有点无奈的按了按额头叹气,不过好在还有甲洋站在他这边,昔年便十分善解人意的好友拍了拍他的肩膀替他解释,但是总士莫名觉得……对方嘴角那点笑意是在幸灾乐祸。

“总士他跟你我都不一样,当年来主保护他重塑身体的时候使用的就是总士原本的基因序列,而总士原本的基因序列你也清楚,是注入濑户内海星核因子的,同时后来又是……上一个来主送他的,也就是说当时的总士已经具备两大星核的因子了。现在……”

甲洋抬眼看了看Terra,后者会意的点了点头,接下去进行解释,空灵柔婉的嗓音倒是意外很好的安抚了一骑。

“现在虚无的拥有者,仍旧是具备二者的存在,我虽为这颗星球的本体意识,但是也仍旧是受此处祈愿和存在与伤痛的调和者强烈的执念而来,我所能够做到的,仅仅是为Asoka提供我能提供的部分基因序列并借由对话说服Asoka以二位自身的意志来使虚无的拥有者获得存在于此的可能性。”

“所以在这个曾名为亚特兰蒂斯的海神岛,面对吞噬了属于濑户内海星核的第三Alvis的Mir并与北极之核碎片融合,甚至可能就是拥有北极之核原本意识的存在,与之无论是从构成分析还是综合经历关系来看……它不是想利用皆城为入侵这里的契机甚至是利刃,就是对皆城恨之入骨,想要除之后快,不过更大的可能性,是二者皆有……毕竟皆城是Nicht认主了的拥有者呢……”

拍了拍小伙伴的手背,艾梅丽一双橄榄色的眸子有意无意的往一骑那边瞟,成为core之后她对人类的情感仅限于曾经已知的部分,所以她现在很好奇一骑和总士这两个应该是恋人但又看起来不仅是恋人的家伙的情感变化。不过她有点儿失望,总士的精神力强大到她无法窥探,或者说,她也并不很想使用core拥有的读心能力,可是一骑居然也只是一脸的平静,眼神都没从总士脸上挪开半分。

“真壁——”

“所以,盂兰盆节美羽要不要来玩?”

讶异的盯着突然换上带着笑意的柔软语气的一骑,艾梅丽一时之间也反应不过来这位存在之主到底在想什么,倒是总士和甲洋先一步有了动作,一个手指飞速在屏幕上点了几下调阅出关于盂兰盆节的企划案,另一个眼疾手快的消弭了来主织就的短暂结界。Terra眨了眨眼,打量了一下一骑和总士,单手支颐微笑起来,惯来听着有些飘渺的嗓音难得带上了些怀念和烟火气。

“听起来很有意思,我诞生之处也曾有此节,祭典烟火刻记于土地之上,可惜彼时我尚只是意识,无缘得见,不知道这次能不能让我看看这里的节日?想来与那里的祭典并不太一样。”

“真的吗?呐呐美羽,我们去玩吧?我也很想看看你家乡留下来的节日呢!”

缓过来的艾梅丽先是和Terra一样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看一骑,然后就像个真正的孩子一样挽着小伙伴的手,看着身边的哥哥姐姐们,笑得甜甜的撒娇说要一起出去玩。而美羽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大约是在和艾梅丽对视的那一秒里交流了许多,也笑着开始给小伙伴介绍她记忆里的盂兰盆节,开心的撺掇着要找立上家的妈妈给艾梅丽也做一套和服或者浴衣,一起去捞金鱼。沟口和史彦也先是吃惊了一下,然后也顺着气氛表达了获得两位core愿意参与的荣幸。

正当几人交谈了几句,心里尚有疑惑着的时候,乐园的门铃响了一声,一骑状似习惯性的回头喊了一声欢迎光临随后愣了一下,像是没有料到来者是谁一样。但见门口站了一位女性,长卷发,棕色皮肤,一身属于印度洋舰队军官的制服,正站在门口往里看着。

“啊,你们在忙啊?”

“抱歉,今天乐园不开业,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呃……看资料有些晚了,来碰碰运气,看来今天是没有机会一尝真壁先生的手艺了。”

借口。

一骑大概是听到了角落里的来主快要溢出来的不满,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站起来走到吧台后弯腰看了看存货,干脆的把那位女性邀请了进来。

“咖喱是没有了,不过炖菜还能凑一份,不介意的话就进来坐坐吧。”

TB我想给他俩剪个头发的C……

---------------------------------------------------------------------------

大家好我爬回来啦~~~脑壳在昏沉糊涂什么都没有之后终于想起来更新这个了……EMMMM这次我会记得把过度转折部分的剧情也全部写进大纲的……

然后法医总刑警骑应该也会更新,感谢零零宝宝的零食镯子和手绘,返图等我更新法医再发233333333

最后冬雪夏花……夏雪冬花卡成了死狗……对我又卡在结局前了……

评论(30)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