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密斯·福莱格·月

CP:羊花|策藏|一总|瓶邪|蔺靖|凌李|荼岩|楼诚|AM|偶尔逛对家。
好脾气话唠黄鸡一只。
耐性不错,半杂食。
饿急了对家清水就是粮(。)
ps:关注我没结果,慎。

【巍澜巍无差】生花 长久(5)

心情好,更一下。

港真非常想把和姬友搞的双罗写出来。

--------------------------------------------------------------------------------

“今天的课就到这里,学期末的论文下周需要上交开题报告,课后麻烦班长统计一下各位同学的选题报给我。好了,下课。”

“沈老师沈老师,周五的校庆您去吗?”

“对呀,之前迎新的时候您的小提琴可太惊艳了!”

“听说是沈老师第一次上台演出吧?我们有眼福嘿嘿,所以沈老师您还发福利吗!”

刚一下课沈巍就被研一工程二班的学生围住了。这个班是他自己从头带的研究生,人不多也很特殊,几乎都是要往生物医学发展的学生,所以当时校长点名要沈巍来带——生物工程领域的一流学者又是龙医心内第一刀,带这个班级再合适不过。

沈巍一向是温吞的好脾气,又是个教学十分认真的性子,所以班里的同学很喜欢他,师生之间也没什么虚头巴脑的架子套路,很多时候的研讨课更像是一场没有零食的茶话会。这一次校庆其实更像个博览会,各个系的班都会选择不同的主题完成布置和内容设置,将校园变成一场大型的游园会。沈巍在迎新上一曲惊艳又是二班的带教,学生们自然不乐意放过这位年轻有为的帅气教授。

“我……还是不要了吧?万一医院那边……”

“沈老师你什么都不用准备!服装形象都我们来!您只要到场,愿意的话带上您的提琴,其他我们都会准备好的!如果医院那边有急事您也可以随时走!”

“对对对,沈老师你就来吧……我们保证,一定会让您玩得开心的!”

“这……”

沈巍有些为难的地看着围着他的学生,他能看出孩子们眼睛里期待的光。如果是平时他答应也无所谓,但是现在他身边有个随时虎视眈眈的杀人凶手,他不能让他的学生们也卷入这件事里,不能让他们受到伤害。

然而沈巍刚要坚定地拒绝就听见门口一声轻笑,他看过去,果然是靠在门口的赵云澜,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看了多久……但是管他什么时候来的,这种时候能解围就行了。

赵云澜看到沈巍求救的眼神心里快笑翻了天,他和沈巍两次见面,对方不是冷静理智得吓人就是胆子大得惊人,除了那天他差点儿亲上去的时候眼神像只兔子之外倒是真没见过沈大教授这副软乎乎手足无措的样子。

于是他几步走过去,轻轻拨开围着沈巍的学生,单手搂着肩膀把沈巍带怀里笑得十分欠揍。

“我保证当天把你们的沈教授准时送过去,所以现在可以把沈教授借给我了吗?”

???

沈巍受惊一样扭头盯着还叼着棒棒糖的赵云澜,像是完全没听明白赵云澜说了什么,但是他还没开口说什么就被对方扣着手臂就着被搂住的别扭姿势歪歪扭扭地被带出了教室,而二班的学生在一阵欢呼之后还隐约听到他们亲爱的教授从门外飘来一声奶凶奶凶的“赵云澜你来干什么的!”

“来接你的啊~”

哦~~~原来师娘叫赵云澜啊……

等等。

刚才还欢天喜地的工程二班同学们上到班长下到学渣一时之间都陷入了沉默,互相看了一眼之后一同望向早已空无一人的门口。

“虽然不得不承认……这是我见过留小胡子最好看的男人……”

但是……他丫的到底是什么时候把我们敬爱的沈教授给拱了的啊啊啊啊!!!!!

 

“赵处长,你到底什么意思?”

沈巍一路被拽到赵云澜那辆扎眼的红色牧马人前边,终于忍无可忍地甩开了赵云澜的手。他不明白赵云澜到底什么意思,校庆那么多人,甚至还会有外校的人来参观,这不是给那个凶手机会吗?如果凶手的目标是他,那么和他最亲近的学生们一定是首当其冲的受害人,之前那个孩子不就是……

“上车再说。”

赵云澜把沈巍拉上副驾驶顺手给他系好安全带,起身的时候能看到沈巍发红的耳朵,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刚才被他当众搂走羞的。他顿了顿,从沈巍的西裤口袋里把露出一角的手机拎出来,极其熟练的就是一张双人自拍,他笑得嚣张得瑟而沈巍一脸慌乱无措耳根泛红——怎么看都是小情侣的腻歪照。

而直到赵云澜将车开出龙城大学一段路之后他才看了眼一路扭头看着窗外默不作声的沈巍,手下方向盘打了个角度转进一条繁忙的大路又按下了车窗。窗外的充满生活气息的喧嚣一下冲淡了车里有点凝滞的气氛,不远处有一条段隔离栏在施工,而赵云澜的声音就在这时候轻飘飘地落进沈巍的耳中。

“你是担心会连累你的学生是吗?”

沈巍没说话,但是却转头看向目视前方似乎正在专心开车的赵云澜,不知道是赵云澜刻意为之还是闹市区限速,赵云澜把车开得很慢,街边白糖糕随着叫卖声一起飘进车里,带着糖桂花的甜。

“事实上,有我们俩在,尤其是我在,他的首选项绝对不会是你的学生。”

赵云澜微微笑了下,像是明白沈巍的疑惑一样从正副驾驶之间的箱子里单手摸了一个小盒子递给沈巍,天鹅绒的盒子里安静地躺着两枚素色指环,一个用细碎的绿色的宝石拼凑了一片流线型的叶型,另一个则是深蓝色的碎石拼凑的异化山纹。

“这什么?”

“婚戒啊。”

沈巍差点儿让他这一句吓得手一抖把两枚戒指丢出车窗,车子已经接近施工的那一段路了,哐当哐当的施工声音像是砸在沈巍的心上,不把他那颗心砸的粉碎不罢休似的。他扭头看着窗外咽了咽唾沫,却觉得自己嗓子干哑得发疼。

但赵云澜像是一点察觉都没有。

“我已经让林静去你们学校论坛发帖理性探讨你的情感问题了,校庆那天肯定会有很多人好奇来看,以那个变态的行为模式来看也一定会去看你。你到时候就戴中指上当个订婚戒指吧,不愿意挂脖子上也行,反正不管是见不得你好的还是对你有所企图的,见到咱俩这情侣款……”

赵云澜顿了顿,把车停到路边,看着沈巍笑得眉眼弯弯,那样神采飞扬的明亮笑容,大约任谁见了都要心生喜欢。隔离栏的施工区就在他们正对面,嘈杂得沈巍听不清赵云澜的话,但是他盯着赵云澜开合的薄唇,能够想象出那人带着小小得意的语调。

“正宫在这儿呢,谁有心思去折腾小鱼虾啊?”

有那么一刻,沈巍觉得赵云澜是真的在和他表白,他甚至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落在赵云澜眼里可能又是惊慌失措的,但是理智上他又很清楚这一切只是另一场意外的交集,案子结束就会回归正轨。所以他抿着唇调整了半天情绪,把眼眶里薄薄的一点湿润压下去,在赵云澜重新启动车子的时候装作恍然大悟的给了句苍白的回应。

“所以你昨晚问我有没有女朋友……就为了这个。”

“是啊。”

车子驶出了施工区,喧嚣也淡了下去,窗外的风涌进来把沈巍的头发吹乱了,也把那一点糖糕的甜味吹散了,莫名就有点冷清。

“不过沈教授青年才俊又体贴细心,让我白白占了个未婚夫的名头,我也挺荣幸的。”

“你要是不介意,案子结束,允许我正式追求你,如何?”

于是沈巍那被砸成一地死灰的心突然就成了打捞出池塘的淤泥,然后从里头开出暖呼呼软绵绵的迎春花来。

“不如何。”

话是这么说,不过沈巍还是握紧了手心里的小盒子,眼角晕开一片柔软的墨纹。

他想赵云澜一定是糖吃多了,不然说的话怎么会让人觉得这样的甜?


TB随缘的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