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密斯·福莱格·月

CP:羊花|策藏|一总|瓶邪|蔺靖|凌李|荼岩|楼诚|AM|偶尔逛对家。
好脾气话唠黄鸡一只。
耐性不错,半杂食。
饿急了对家清水就是粮(。)
ps:关注我没结果,慎。

【一总】荆棘天使(5)

完结啦!!!最后画风乱飞请原谅……考完浪完了就连续加班导致现在才更新十分抱歉……纠结了很久还是没用上十四行诗,有机会再塞吧……希望有甜甜甜!提前祝大家五一快乐呀~~

BGM很杂,就放我最后听得那个吧:ISI ——Duca

-------------------------------------------------------------------------------

26、

最后当然又是那根羽毛承担了一切关于借口的需求。

毕竟现在的总士已经不再是天使而是凡人,是说就算是天使他也不能让总士去那群人面前飞一圈,违反条例的。

至于为什么会有个和他的未婚妻长得别无二致的人被他公主抱出神殿又怎么那么恰好找到他收藏的羽毛去救人的……梅芬思公主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提问的那位可怜的贵族,然后一边歉疚地表示险些连累圣骑士殒命一边向着伊塔施压到底为什么她常驻伊塔的亲卫军里会混进了奸细,而旁边的一骑则冲着另一边的芹疯狂眨眼希望大神官帮个忙。

紧接着他就眼睁睁看着他从小一道长大的,伊塔公国第一女骑士,远见真矢小姐含着让两只见过不知道多少风浪的天使都脊背发凉的微笑,声音甜美地拆圣骑士和大天使的台阶。

“很明显,是Sir Makabei的未婚妻殿下听闻了噩耗,不远万里地赶来拯救她未来的丈夫啊……对吗?皆城公主?”

前任第五天天使长在被着重咬字的“未婚妻、她和皆城公主”的威胁下紧抿嘴唇,内心瑟瑟发抖并对“精明得快成了女巫”这个评价给予了绝对的肯定。但下一秒他的手就被握紧,身边的人深呼吸了一口气,坦然地直视国王:

“事实上……陛下,我有件事要同您单独谈谈,也请大神官在场做个见证。”

“并且在此之后,我想向您求一个赐婚,我和……皆城家联姻的赐婚。”

27、

除了与会者没人知道圣骑士和国王密谈了什么,但是从国王一脸心肌梗塞的表情上来看……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不少人猜测圣骑士要倒霉,但是梅芬思公主搂着甲洋的爱犬气定神闲地表示大家等着参加圣骑士的婚礼就行,并且在内心十分幸灾乐祸地想看那位舍己为人的大天使穿着婚纱嫁给伊塔的圣骑士殿下。

而远见小姐只是眯了眯眼,手指随意地整理了下自己的短发,对梅芬思公主的话表示臣附议……顺便笑得甜美可人地邀请梅芬思公主给皆城公主挑选礼服。

两位女士显然一拍即合。

28、

伊塔国王发誓他绝对不接受自己的圣骑士娶一个男人。

但是他的大神官只是微笑着给了他一句话:“They are the two sides of a coin.”

而随后赶到的大祭司在砸了三个水晶球之后表示这是命运的交织,请国王顺应天意。

“他必须以皆城公主的身份出现在婚礼上,这是我最后的底线。”

“Yes,my lord.”

国王心里苦。

总士心里更苦。

好好的帅天使特么得装公主,这叫什么事儿……

但是他看了看兴高采烈地准备婚礼的某人又觉得说不出拒绝的话。他很清楚一骑为什么非要讨这个赐婚,无论是将来有幸重回第五天又或者在人界生老病死,一骑都想要一个联系将他留在身边——也许他们不会再有下一辈子,这是唯一能抓住的时间。

而他愿意给一骑这个证明。

↑这个念头在小操和他亲妹子还有一干曾经熟悉得不行的天使们善意地调侃他之后并且跃跃欲试要为他们的“梦幻婚礼”锦上添花的提议之下消散的一干二净。

“你们最好祈祷将来永远没有机会被我逮到。”

嗯……事实证明天使长的威严尚在,几个小天使被他熟悉的气场压得抖抖翅膀各自开溜,唯有小操和乙姬飞得高高的不为所动。总士瞟了一眼上方的那两个,没什么笑意地挑了挑嘴角,面对那个依旧含笑温柔看着他的恋人丝毫不为所动。

“我、要、退、婚。”

开玩笑他可都听到了!他死也不要穿那个公主和女骑士组合挑出来的礼服以及那该死的高跟鞋……也不要在头发上带上鲜花和珍珠!要知道对婚礼报以极大热情的那两位女士第三天就拿出了不少于三个不同的礼服与配饰的搭配方案,甚至连王后殿下都表示了极大的兴趣,愿意让两位女士将她精心培育的花朵们装饰在新娘的头饰上!

米迦勒啊,他已经比一骑高了,再穿高跟这场面是不是太夭寿了?!

 

远在天界的大天使打了个喷嚏,换来路西法不遗余力的嘲讽。

“迟早有一天你也会被人念的路西法,要知道通常人们都比较愿意说恶魔的坏话。”

“哦?是嘛……但是怎么看现在被念的是你啊,我神圣的大天使阁下?”

29、

当然,就算总士再不情愿,婚礼还是要举办的。那是伊塔国王当众的赐婚,还言不由衷地表达了关于皆城公主不远万里,女扮男装赶来拯救未婚夫,并对他们崇高的爱情致以最诚挚的祝福。(说实话,他觉得那位国王努力压着快要把去年的圣诞宴吐出来的尴尬感导致声音有点儿发抖,不过谢天谢地帮他正名了,要是顶着侄女的名字去结婚,那位小女神肯定会杀下来的。)

他还不想给自家那位找任何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他现在真的很想请求Lady Tomomi不要再试图给他强化女性特征了。

要知道他已经妥协到将长发盘成繁复的花髻并且任由梅芬思公主给他戴上点缀了珍珠羽毛的白纱以及刚从王后的花园里摘下的,甚至还有露水的粉色与紫色蔷薇了,所以不管是苹果还是面包很显然都不适合那件领口大到让锁骨统统一览无遗的半露肩礼服。

“总不能让外面那些贵族对圣骑士的夫人有什么不恰当的的意见,鉴于你已经拒绝了高跟鞋。”

……哦是的,他废了好大的力气才让面前皱着眉的女巫骑士放弃了让他穿高跟的想法——以那样会比一骑高好多有失圣骑士威严形象的理由。

“好啦真矢姐,用这个吧~我们的新娘肩膀宽,不会那么明显的。”

前·司律·第五天·天使长看着拿着胸垫笑眯眯走进来的芹和坐在她肩上晃悠着小腿笑得快要掉下去的亲妹妹一时之间感到了窒息,十分想抓起发饰在手上划个口子顺利往生……不,彻底消失。

这群人到底有没有那么一点点他是个男性的认知!(╯‵□′)╯︵┻━┻

30、

在伊塔公国后来的记述里,有这样一场盛大的婚礼。

粉色的白色的象牙色的轻纱和绸布将惯来冷肃的神殿装饰得华美而温柔;扎着丝带的鲜花错落有致地散落堆叠,被彩绘玻璃染得斑斓的光衬托得出尘。宴客的大厅里除了柔软的布料,还有精美的装饰、精致的餐具,以及被摆放得完美的熏香蜡烛——都安静地等待着新人结束了仪式与宾客们一起聚在这里分享这份喜悦。

大神官认为这是他曾祝福过的最完美的一对恋人:他们的圣骑士穿着不怎么常见的礼服——事实上大祭司也只在圣骑士授勋时才见过那身剪裁得体,织绣着浅蓝色繁复花纹的礼服,他想这至少表明他们的这位骑士殿下将婚礼看得和授勋一样重要。而那位新娘,毫不夸张的说,是大祭司活了这么多年见过的最美丽的新娘,他甚至觉得用语言去描述那位公主是个愚蠢的想法,而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形容,就是那位公主在踏进神殿后停步回首时,颈项的曲线优雅得让他想起了典籍中描述的月神。

他们在神殿中面对着女神的神像聆听大神官念出的誓词,他们的挚友含着祝福的温柔声音将命运交织永恒陪伴的词句送进阳光——那是属于他们独一无二的宣誓,这世上再不会有人如他们一般契合,也再不会有人同他们一样,天堂地狱都一起进退。

英俊的圣骑士接过王后赠予的,象征着忠贞的指环,单膝跪地对着他的恋人行一个庄重的吻手礼,随后将那枚精致的银环套上恋人的无名指,充作礼剑的圣剑在他身边散发着珍珠白色的光芒,像是也在表达着快乐。其后美丽的新娘也接过另一枚,后退半步倾身亲吻圣骑士的手背,将另一枚指环留在圣骑士手上相同的位置,她是那样的美好,弯腰时脊背上半截蝴蝶骨的形状清晰,阳光落在上头,就是一双金色的翅膀。

最后他们交换一个温柔的亲吻,大神官带着笑意和她的守护天使一起为他们撒下玫瑰与迷迭香的花瓣,彩绘玻璃美丽的光斑挪腾到他们身上,也许是来自女神祝福的花火。

第五天从来是两个天使守护的。

少了哪一个都不完整。

 

END

 

后记

“一骑,我只是削个苹果……”

总士头疼地看着一脸惊恐的恋人……以及被他抢走的苹果和刀。他实在是拿一骑没辙,鉴于他是堕天的天使,所以该死的不能够受任何一点伤,于是他的圣骑士殿下简直拿他当琉璃来捧着,别说削水果或者磕磕碰碰了,这家伙一度连那种时候都要磨磨唧唧半天让他哭笑不得。

“你要吃苹果你叫我一声啊,不然还有好几个侍女呢,要是让国王知道了她们拿薪水不干事,我担心他一紧张让她们去收拾马棚。”

同样很无奈的骑士叹了口气,他也不想神经过敏,但是总士这个情况一旦受伤后果就是永远的消失,甚至不可能转生,他实在是冒不起这个风险——他怕他眼睁睁看着总士消散他会崩溃到清洗人间。

手底下利落地处理完了苹果,甚至还有心情做成兔子形状喂到总士嘴边,一骑看着总士啃了一块之后总士终于放弃争论,伸手去拉窗帘。

“栓门。”

确定门窗都被关好后,总士脱掉那件丝绸衬衫,在一骑一脸迷茫的表情下背对着他,轻声念了串咒语,随即那双美丽的灰紫色眼睛里划过金色流光,一双巨大的羽翼在他背后展开——纯然的墨色,却和曾经那双白色的翅膀一样高贵优雅,让总士看起来宛若神祇。

“你……”

一骑觉得自己可能是被刚才那块苹果噎住了,他几乎无法置信自己看到的一切,接着控制不住地伸手去碰那黑色的羽毛。这双翅膀的颜色他很熟悉,再熟悉不过了,事实上这样的羽翼曾经陪伴了他身为杀戮天使的每一个日夜。

这是天界唯一的黑色羽翼,属于杀戮天使的标志,是比恶魔翅膀要肃穆润泽的黑珍珠的颜色。

“我想你现在的翅膀应该是白色的了……以及你应该也不用天天提心吊胆了?”

总士收起翅膀转过身微笑着想调侃一骑,结果话说了一半就被搂进一个不断颤抖的怀抱,愣了好一会儿才把剩下的句子吐出来。他伸手抚摸着一骑的脊背,另一手揉着颈边的黑发,在安慰和哄人之间斟酌半天,最后低声笑了出来。

“我说你好歹让我把衣服穿上啊……”

很显然圣骑士理都不理他,只是抱得更紧然后带着鼻音咕哝了一下,并且十分幼稚地蹭着总士的颈窝直到他心软。

行吧。

想抱多久抱多久吧。

反正他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

天使这样想着,侧过头亲了亲他的骑士的耳尖。

 

FIN

评论(3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