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密斯·福莱格·月

CP:羊花|策藏|一总|瓶邪|蔺靖|凌李|荼岩|楼诚|AM|偶尔逛对家。
好脾气话唠黄鸡一只。
耐性不错,半杂食。
饿急了对家清水就是粮(。)
ps:关注我没结果,慎。

【巍澜略楚郭】沐兰

生日喜迎镇魂更新,开心到不行,下午调休激情产出,真的憋不住了我爱死这个剧组了!!!!

字丑无趣不会画,视频只会加预设,只能码个OOC了……虽然端午过了还是很想写写传统的沈老师……如果还有后续可能就是写琢玉吧……君子如玉。

希望很甜并且没有太过OOC叭……

------------------------------------------------------------------------------

赵云澜一直觉得沈巍这人挺无欲无求的。

你说这好好的大学教授,出得厅堂入得厨房,讲得了之乎者也,玩得转柴米油盐,偏偏自己那个窝里就没有半点儿人气;端方君子端得跟个假人似的,遇上打劫都能面不改色手表钱包递出去,哪天口吐恶言怕是要山崩地裂。

所以赵大处长在追人的时候一直很好奇,将来是何方神圣能把沈教授拿下——当然现在他知道了,拿下沈老师的真是神圣,是他大荒山圣昆仑君。

但是就算他已经深刻体会了沈教授的欲求都在他身上,并且当时动他心尖上的魂火的那两位很可能会被斩魂使大人一招撂翻之后,他还是觉得沈巍实在活得有点不食人间烟火以至于他认真地反省了一下他当年到底照本宣科地给小鬼王灌输了什么东西才让沈巍把这种老年人做派刻进骨头里。

即使事实上斩魂使大人真的是个“老年人”。

比如现在,今天,端午假期。

这种假期最后一天本来就应该芙蓉帐暖睡到日上三竿,然而结果是赵云澜现在一脸复杂地托着下颌看着他家沈美人忙来忙去地煮兰汤。

是的,沈老师,正在煮,兰汤,就是沐兰汤那个兰汤。

而他赵云澜甚至不晓得他的沈老师哪里搞来的那么齐全的配方和药材。

“小巍啊……你不至于这么复杂吧……煮个艾叶水点点就算了啊……”

“不行。你本来就胃气弱,前两天还热感冒过,之前又生冷不忌……正好端午,你好好泡泡把寒气都泡掉点。”

忙着煮第三锅兰汤的沈巍眼神都没给赵云澜一个,一手把上一锅的药渣都包起来浸到药汤里,另一手还不忘把锅盖盖上。嘴上数落赵云澜不照顾自己的话说了一半,好像是觉得自己反正也舍不得责怪他,抿了抿唇无奈地换了句子。

“媳妇儿……我好歹是个山圣,昆仑那么冷都没事儿,哪就——”

“上回犯胃病还不告诉我搞得你们处里大半夜火急火燎地叫我去救命的那个是鬼么?”

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赵云澜,沈巍把厨房收拾干净,低头擦眼镜上因为热气而扑上的一层白雾。他倒也不是年年折腾得这么麻烦,平日里也就意思意思点个艾叶水佩一支兰花也就算了,就是大封消失那段日子赵云澜在下边待得太久,怕他被阴气侵染伤了根本。况且虽然拿回了神力,但沈巍也不知道赵云澜现在究竟是与万山同在的昆仑君还是依旧是个凡人,就像他也不知道自己生了三魂七魄,是不是也就意味着他有了人类的寿限轮回。

天晓得还有多少年能在一块儿黏着,多一秒都是好的。

“呵……沈巍啊沈巍,你说我拿你怎么办好……”

沈老师擦干净了眼镜抬头就看到刚才还抱着被子一脸老大不乐意的人已经站到了他面前。他有点反应不过来,看着赵云澜呆磕磕地眨了眨眼,那双水墨晕染的眼睛里难得是江南烟雨的茫茫然。

“什、什么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赵云澜看着他面前唇红齿白还很呆萌的沈教授,叹了口气捏着沈老师的下巴就亲上了去。沈巍大概是还没习惯自己有了三魂七魄的事,压根不晓得自己再不是清凉自无汗的鬼族体质。忙活了一上午,向来有些苍白的脸让兰汤热气熏蒸得微微泛红,额角有一层细细的汗珠,佩兰、艾草、菖蒲的香气熏了满身,把他身上隐约一点的黄泉冷香洗个干净,和着端方君子的一身书卷气简直就是诱人犯罪。

赵云澜咬了咬沈巍的唇,眼睛里忽然眨出一点狡黠笑意来。

这倒也算驱寒了不是?

“云、云澜……唔,水开了……”

沸腾的兰汤打破了赵处长继续亲近美人的如意算盘,骤然醒神的沈巍往后仰了仰头想绕开他,于是赵处长的亲吻就在沈教授的下巴尖上磕了一下,落到了锁骨间的凹陷。赵云澜心满意足地看着一缕绯红飞快地从他眼前蔓延到沈巍的耳根,相当坏心眼地就着亲吻的位置沉声笑了一下,毫无意外地感觉到被他鼻息扑了一颈子的沈巍微微颤了一下,然后手忙脚乱地戴上眼镜从他怀里绕出去拯救差点扑熄煤气的兰汤。

下一秒又让水汽扑了一眼镜白雾。

“我说你在家别带眼镜了,又不近视,眼睛那么漂亮……在我面前还要藏起来吗?”

赵云澜只安生了沈巍把最后一锅兰汤倒出来的时间,就仗着沈巍正给药渣打包没工夫教训他把人抱了个满怀,一手去摘沈巍的眼镜——倒也没再多调戏沈巍,就下巴搁沈巍肩窝里看着他家美人拿白纱布包药材……才怪。

“我说沈巍,有点自觉成吗?光惦记着我胃不好,也惦记惦记你是我家的美人行不行?烫伤了是要心疼死我?”

沈巍刚把药包放进汤水里手指就被赵云澜拢着去冲冷水,倒也不是赵云澜故意要调戏他,只是沈巍同样是他心尖尖上的主儿,打不得骂不得,只好口头调戏调戏算过。也不知道他的斩魂使大人是真的没自觉还是压根就还是不把他自己放在心上。

结果一抬眼就是沈巍沉沉凝视他的目光。

惯来游走三界谁都是姐夫的赵大处长难得皮薄一回,好像完全忘记了刚才谁调戏人那么顺手,看沈巍的手指褪去被烫到的红之后轻咳了一声,端着兰汤扭头往浴室跑。

被落在厨房的沈教授低头看了眼表上快要集体向上致敬的指针,柔软地笑了一声,把眼镜别在领口也出去了。

于是等赵云澜乖乖放好了水把兰汤倒进去,出了浴室拿换洗衣物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坐在沙发上认认真真不知道倒腾什么的沈教授。

他走近看了一眼,桌子上整整齐齐地放着五色丝绦,沈巍右手边已经放了两条编好的五色缕,但是他手里的这一条和剩下的明显有些不一样,红白黄绿倒是一模一样,唯有那一缕黑色丝绦异常地柔亮。赵云澜皱了皱鼻子,发现沈巍刚才满身温暖的艾草佩兰香散了大半,又缠上一点挥不掉的雪香气,再看沈巍白皙指尖缠绕着的黑色,心里忽然软得一塌糊涂。

斩魂使的头发结成的五色缕,别说是辟邪去灾了,哪怕是他阳寿到头,来勾魂的鬼差怕也要怂得扭头就跑……倒真是货真价实的“延命缕”。

不过他直觉沈巍是不想让他发现的。

所以他也只是坐到沈巍身边,发挥能坐不站,能靠绝不好好坐的优良作风,一手勾住沈巍肩膀靠上去。

“五色缕?又不是小孩子了还给这个?还有这个铃铛……你是打算给大庆也结一个?”

“虽然也就是个象征意义的护身符,不过是我亲手结的多少有点用处。你们特调处事通阴阳又常遇妖鬼怨灵,难免会被秽气影响,挡挡也好。还有祝红,虽是妖族,但长命百岁总是不错的。”

“祝红?五毒之一你给她结五色缕?沈老师,沈教授,你没开玩笑吧?”

沈巍瞟了一眼赵云澜,手下不停地打完最后一个结,人向后靠了靠郑重拉过赵云澜搭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仔细把丝绦系上。

“按你这说法我被泼个五黑汤是不是就要命了?多余说这个……行了到正午了,快去洗。”

“哎哎沈教授,这个回头再结吧。”

赵云澜反手攥住沈巍手腕,就着这个姿势晃了晃手上的丝绦,笑嘻嘻地又亲一口沈巍,搂着人就往浴室拉。

“沐兰汤是要和家人一起的。”

 

END


小剧场

第二天上班五毒之一的祝红小姐对着赵云澜打了一天喷嚏。

“我靠赵云澜你是在雄黄酒里生腌了一遍吗?滚滚滚离我远点儿!”

“别啊祝红,我们家沈美人送你礼物来着~来来小郭林静,这是你们的~”

被嫌弃了的赵大处长完全不在乎,一步窜上桌子,盘着腿分发五色缕,乍一看活像个摆地摊的王婆。

“谢谢赵处!也,也谢谢沈教授!”

郭长城开开心心把五色缕系手腕上,楚恕之本来以为他什么时候得罪了斩魂使,不过五色缕上的气息很柔和也没怎么排斥他,倒是郭长城身上一点阴气被驱散开去。瞬间明白沈巍好意的尸王涌起一点感激,也点头向赵云澜表达了一下感谢。

“五色缕……亏他沈巍想得出……给条蛇结五色缕,多稀奇呐。”

“爱拿不拿,我媳妇儿惦记个姑娘我还醋呢!”

“阿嚏!WTM……赵云澜你到底涂什么了!”

又被冲了一个喷嚏的祝红咬牙切齿,险些大逆不道要用蛇尾把赵云澜抽出特调处,不过还是别别扭扭地把五色缕系在了腕子上。

“没什么,泡了俩小时兰汤吧。我闻闻挺香啊?”

……

“赵、云、澜!你今天不准靠近我方圆五里!”

祝美人咬牙切齿瞪了毫无自觉低头闻自己肩膀手臂的赵处长,跺着高跟鞋就上休息室躲着去了。

刚才真是多余感激沈巍的!



评论(11)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