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密斯·福莱格·月

CP:羊花|策藏|一总|瓶邪|蔺靖|凌李|荼岩|楼诚|AM|偶尔逛对家。
好脾气话唠黄鸡一只。
耐性不错,半杂食。
饿急了对家清水就是粮(。)
ps:关注我没结果,慎。

【巍澜巍无差】生花

还是没忍住开坑了,继续坑自己,心理+刑侦。

不祸害原著了基本都走剧版设定,也不知道无差怎么打所以只打剧版TAG,有需求我再加好吧。

别关注我没结果,薛定谔的坑,薛定谔的我,但是欢迎大家来聊天呀~~~

希望不OOC吧,带白龙冠天一起玩。

-----------------------------------------------------------------------------

一、长久

你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造物,我敬奉你,你属于我。

 

赵云澜撩开警戒线走进案发现场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站在尸体不远处的那个男人。

并不只是因为在意一个非警方人员为什么会站在警戒线内,而是那个男人实在生得太过出众,却安静得像是并不存在。

这实在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

男人的侧脸生得极好看,细框眼镜将他眼角的弧度断成桃花花瓣的脉络,鼻梁高挺皮肤白皙,下颌线更是流畅地勾勒出精致的弧度,让人的视线不由自主地微微向上,落在那张淡色的唇上——那唇微微抿起,端的是诱人亲吻的形状。然而这样一幅好样貌却没有为男人招惹半分多余的关注,他侧身立在那里就像是一幅精致的画,赞叹欣赏之余,难免会在心里将之定义成可远观不可近玩的陈旧纸片。男人身上像是缭绕着寒冷的薄雾,安静地在无人的空间自成一隅。

有意思。

赵云澜在瞟到男人手上干涸的血迹时这样想。

“老大,基础尸检已经在做了,初步判断应该还是之前那个凶手做的——”

“尸检?老翟回来了?”

“没,老楚在做。”

看起来漫不经心听着林静汇报的赵云澜脚步一顿,目光迅速从那个好看男人的脸上落到距离他不远处的尸体身上,随后微微笑了一下,有点儿好奇地看着被称作老楚的那个男人身后正扶着树丛大吐的小青年。

“老楚做基础尸检我放心,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后头那个小菜鸟哪儿来的?”

林静瞟了一眼,叹气,将手里的报告交到赵云澜手里。

“这不就是老大你找回来那吉祥物儿?刚来就遇上这种惨烈的情况,还没晕过去算是好的了。”

赵云澜翻了翻手里的纸张,迅速将信息条分缕析地总结完毕,不由得皱了皱眉,又去看那个安静地站在一边,看着尸体方向的好看男人。

“他是最后一个接触死者的人?不是你们都在干什么,就让人这么干站着?该疏导疏导该问话问话,撂着算怎么回事?”

“老大,问题就在这,他是最后一个接触死者的人,但是他退开的时候太冷静了,我们几个都不敢问啊!”

林静压低声音冲着赵云澜抱怨,本来见到凶杀现场还那么冷静就很吓人了,更吓人的是那位还很冷静地看了眼手表给他报了死亡时间死亡原因,配着那一手鲜血实在是让他们有点震撼。赵云澜闻言挑了下眉,单手把那叠纸拍回林静怀里,大步流星地走到看起来正走神的男人面前,含笑伸手。

“你好,特别调查处赵云澜,这个案子的负责人。先生贵姓?”

男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盯着赵云澜看了好一会儿像是在回神,随后勉强反应过来似的伸出手想去握赵云澜的,却又被手上的血吓着似的一缩,冲他抿出一个腼腆的笑意。

“免贵,姓沈,沈巍。”

而后男人的目光落在尸体不远处的公文包上,眨了眨眼。

“我在这儿教书。”

“哦……沈教授是吧?”

赵云澜内心咂摸了一下男人这一串反应的真实度,直到看到对方依旧有点散的目光才相信之前的怔愣与惊愕并非作假,于是当下摆出个安抚的笑容,对着男人先是一声致歉。

“对不住啊沈教授,虽然我明白这个场景确实比较……但是该走的程序还是得走,您看?”

“我明白。”

“那您先请,这一手的血想来怪难受的,让我同事给您清理一下,一会儿我们就近做个笔录好吧?”

男人相当理解的点了点头,动作幅度不大,连举着手的姿势都很斯文。赵云澜对他的兴趣越发的浓厚了起来,他觉得那姿势甚是眼熟,却一时记不起在哪儿见过,而他转身还没走出两步,身后就传来那人干净的声音。

“赵先生。”

“我赶到的时候他还没死,希望这对你有些帮助。”

赵云澜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正对上对方看着他的眼,那人模样干净秀气,赵云澜却莫名觉得镜片后暗流涌动,墨色沉沉。他笑了笑,对着男人挥了挥手道声谢,接着走到尸体旁边开始例行的观察并听着老楚给他讲检验结果。

“这次应该是咽喉,估计是手术刀一类薄而锋利的凶器,可以说是一刀毙命,手法相当干脆。死因应该是失血性休克引发多器官衰竭……老赵,老赵?”

手术刀?

赵云澜伸手让死者的头颅稍微变了个角度,果然看见死者颈上一道新鲜豁口,但他却皱着眉问老楚要了块纱布去擦伤口的血。人没死多久,血还会流,但是仅仅是这两下他就察觉出了不对。

老楚有一点说错了。

这一次那个混蛋的目标不是咽喉,而是声带。这一刀的目的也不是杀人,是为了毁掉声带。

他忽然想起刚才那个大学老师举着手的模样,又联想起林静说那人看表告知他死亡时间和死亡原因,忽然明白刚才看着那人姿势时那一份隐约的违和哪儿来的了——那是外科医生准备时惯用的手势,只是那人没有举在胸前,所以是个掌心向上的姿势。而对林静的告知也像是手术室里下的死亡通知一般。

只是一个大学老师的习惯会这么专业吗?

赵云澜脱了手套环视四周,看着远处西装革履的男人的背影微笑了一下。

看样子是必须会一会这个有趣的人了。

TB随缘的C

评论(2)

热度(12)